分類
未分類

「怎麼回事?薰?」宮澤喜一走過去問道。

「爺爺……他們跑了。」

「什麼跑了?」

「長野澤正他們全家,還有大昭和紙業的齊藤社長、馬自達的……他們全部跑了!」

7017k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雷子長長地一吐氣,一股煙霧又襲上桌面。

冷眼沉聲道:「既然張總是我兄弟的朋友,我可以給張總優惠一下,一百五十元一車,再不能往下講了。」

說完,把煙頭向桌布上一摁。

雪白的塑料桌布上,燒開了一個洞,冒出一股焦味。那焦味很難聞。

姬靜被熏得用手捂住鼻子,忍不住皺眉斥道:「有這麼做的嗎?」

雷子很感興趣地看着姬靜。

自打姬靜一進來,他心裏就像被貓抓似地,恨不得一口吞了這個水靈靈的嫩女人,眼下,見姬靜生氣時的小模樣更加動人,他腹下一熱,臉上浮起一絲賤賤的笑意:「你不覺得男人粗野一些更有味道嗎?」

「哈哈哈……」副手拍掌笑了起來,笑得很誇張。

「你……」姬靜氣得手指著雷子。

「我們雷子哥很粗野,被他過水的女人,都忘不了他。」副手說着,豎起眉毛,向姬靜飛了一個媚眼。

「靜姐,安靜一下,我們在談正事。」張凡摁下姬靜的手腕,對雷子道:「一百五十元?而且還不準往下講價?你確定?」

「確定,」雷子把頭一揚,「因為我從來不習慣別人跟我講價。」

「對,我們雷哥吐口唾沫就是釘!想在我們那兒開礦,我雷哥點頭了嗎?」副手叫道,樣子咄咄逼人。

張凡不動聲色,「要是我不答應呢?」

雷子冷笑地看着張凡,鼻孔一動一動地,「沒人非要你答應。只怕等我用炸藥把那座山給炸平了,你那時會來求我。不過,你既然是我兄弟鄭少的朋友,我並不希望大家走到那一步。」

「你……要把銅礦炸平?」張凡問道。

「有這個打算。」雷子哼了一聲,「要麼我們兩家都得利,要麼炸了它,誰也別佔便宜。」

張凡把身子向後一仰,呵呵笑了:「說大話,可是要有實力的。沒實力的話,別丟人現眼好不?」

「啊?」雷子怒了,一下子從座位上站起來,「怎麼,張總要比試比試?」

張凡忽然收起笑容,朗聲道:「你算個叉?竟要跟我比試?」

鄭少一見談崩了,想做最後的調解努力,忙陪笑道:「張總,別動氣,有話好好說,看在我的面子上……」

張凡冷笑一聲,「鄭少,你以為自己很有面子?我非要看你的面子不可?你也不回憶一下在朱家比武大會上你有過面子嗎?我今天過來,最初是打算給你點面子,可是,沒想到你們開的竟然是鴻門宴,把刀架在我脖子上要錢!鄭少,你是不是想多了?與虎謀皮的蠢事也幹得出來?真不知讓我說你什麼好!」

雷子一見鄭少被罵得孫子一樣,騰地從椅子上跳起來,大聲喝道:「張凡,既然大家談不攏,那就別怪我沒跟你談!好吧,你敢罵我兄弟,這下,惹了我的暴脾氣!今晚,我就叫你趴下!你開礦,你開礦,開泥馬個叉!」

說着,從后腰拔出一把尖刀,蹭地一聲,跳上桌子,縱身向張凡刺來。

這一連串動作,發生在一秒內,動作相當快捷,根本來不及反應,那一把明晃晃的尖刀,便向張凡臉上揮來!

張凡把姬靜向旁邊一推,手裏的筷子向上一迎,一挑!

筷子快如閃電,在空中點中雷子手腕。

尖尖的筷頭直接從兩根撓骨之間穿過去,從另一邊穿了出去。

然後筷子向前一帶!

雷子的身體從張凡頭上躍過去,摔在身後的地上。

張凡從容地從座位上站起來,回身踏住雷子的後背,輕輕一踩!

「哇!」

重重的腳力,力透胸背。

雷子內臟受壓,兩眼突出,一口鮮血噴涌而出!

「草!」張凡罵道,「給不給村裏錢,是我和村長的事,你算哪路球,也敢跑來管我要錢?」

說着,腳下用一用力!

「撲!」

又一口鮮血從雷子嘴裏狂噴而出!

「你不是粗野嗎?今天我就教育你怎麼做人!」

說着,伸手把雷子右腕里的筷子拔出來,「嗖嗖嗖」,一連十幾下,下下點在雷子的腰背上。

每一下,都是點在筋穴之上。

筋沒有斷,但是已然廢掉!

從此以後,別說力氣了,就是能不能起立起來,也是個未知數了!

張凡直起身子,把帶血的筷子向後一甩!

「嗖!」

筷子如鏢,直刺進副手的肩頭!

深深地刺入,外面只剩下一寸長。

「啊!」副手手捂肩頭,慘叫一聲。

張凡欠身過去,隔着桌子,將副手抓住,向上一提。

副手被從桌子上方提了過來。

「撲!」

重重地摔在地上。

「小子,我也讓你嘗嘗滋味!」

張凡說着,從地上揀起那半塊煙灰缸,用尖利的稜角,向副手胸前,劃了兩下。

一撇一捺,兩道大叉!

兩道血紅的口子,足有一尺長!

「饒命!」副手叫了起來。

「去,給這位服務員道歉!」張凡踢了副手屁股一腳。

副手被踢得向前一撲,倒在女服務員腳下。

「小姐,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的錯……」副手趴在地上,不敢抬頭,一迭連聲地道。

服務員嚇得直後退。

她不敢惹他們,怕張凡走後他們再回來找她算賬,所以臉色煞白,連連後退,「別,別……」

張凡大聲道:「不要怕,他應該向你道歉!不然的話,我叫他進局子!」

副手一聽要報案,更是害怕。

因為只要一進局子,他以前跟雷子做的那些案子准被審出來!

那樣的話,就不是道歉不道歉的問題了,而是槍斃不槍斃的問題了。

這些年來,他跟着雷子坑害一方百姓,做的壞事有多少,他自己都弄不清楚,光是被他逼死的農民,就有三個,更別說有多少少女毀在他手上了。

「小姐,小姐我道歉,我道歉……」

「光說道歉有用嗎?」張凡厲聲道,「她的傷怎麼辦?她的誤工費怎麼辦?她的精神損失費怎麼辦?」

「我賠,我賠!」副手忙磕頭道。

說着,爬回座位,從椅背上取下手包,從包內取出一沓鈔票,雙手遞給服務員,「小姐,這是賠您的……」

服務員不敢接,嚇得退到門邊,就要拉門往外跑。

張凡一把將鈔票奪過來,塞到小姐懷裏:「拿着,這是我給你的。」

然後,回頭喝道:「雷子,你們記住我這句話:今後,這位小姐如果出了什麼事,我肯定叫你們坐輪椅!」

「不敢,不敢……」副手連連點頭道。

雷子則是一聲不吭,只是用仇恨的眼光看着張凡。

。nocontent。 在外面待了一天,回家寫了兩千多。奈何最近的章節寫起來並不輕鬆,生死時速應該能趕在十二點前,但質量沒法保證,乾脆明天再發吧。

順便把昨天說的北疆戰場分析就發在這裡了。

北疆目前分為三處戰場:外圍的洛維薩、奧爾德尼一線的第一戰場。

這處戰場開啟於1440年的4月,起初只是部分亡靈給予壓力,而在1440年9月,北疆邊境梅特蘭山脈一線的城鎮與其周邊護衛要塞全部陷落之後,淪為拉羅謝爾唯一的兩個支點,被亡靈圍城。

在遊戲的歷史上,原先1440年的10月北風之塔還能予以兩城持續的支援,但由於十月開始的巨大寒流,風雪截斷了補給路線。

而在1441年3月,北風之塔因從地宮中衝出的龍巫妖而失陷,兩座重城徹底失去後援。

1441年5月,洛維薩城破。1441年8月,奧爾德尼城破,至此,拉羅謝爾徹底失去對北疆外、中層的控制。

回到現實的時間線。由於邊境的事態提前傳回了王都索爾科南,因此在這一世界線,兩座重城獲得的來自後方的支援要遠多於遊戲那條時間線。

同時又有凱爾森·赫爾曼御駕親征,因此第一戰場的態勢要遠好於歷史上,也使得亡靈的攻城相比歷史要困難很多。

接下來是第二戰場:北風之塔西側,多茵平原的戰場,是一場防禦戰。

守衛方是得到西利基軍訊息后,提前回援的雪鴞軍團後備役與私軍聯合軍。

進攻方是通過地下通道繞至拉羅謝爾北疆深處,接著在多茵平原集合準備對北風之塔發起進攻的亡靈,以輕甲部隊為主。

由於北風之塔這一能夠輻射大半個北疆的地理位置的重要性,攻克北風之塔對亡靈而言是重中之重。而計劃中的龍巫妖由於某位半精靈胎死腹中,它們不得不選擇開闢新的道路進攻北風之塔。

最後是第三戰場:位於霜鐵山的戰場。是一場攔截作戰。

攔截方是西利基軍與北風十字兵團聯軍。

被攔截方是後續通過通道,想要繼續進攻北風之塔、或是趁機侵襲北疆腹地的亡靈部隊,以輕甲為主,數量遠低於第二戰場。

從此前發在第五十八章的《高清3D北疆部分區域圖》可以得出,深雪之峽一直延伸至霜鐵原的北部。冰穴蠕蟲的極限挖掘距離便是霜鐵原北。

但由於霜鐵原的特殊性:過往過度的開採,使得下方礦道眾多,因此亡靈誤打誤撞連通了一條廢棄的礦道,出口為霜鐵山中的礦坑。

以上梳理僅供由於戰場過於跳躍、名詞眾多而無法理清地理位置的書友參考,截止目前三處戰場都處於未開戰與即將交戰的情況。

【怎麼這麼寫寫都快一千字了,這比寫正文快多了欸,十分鐘就寫完了啊!!!!】

【要麼拿去做正文內容吧……還要用請假條好虧哦嗚嗚嗚嗚】

【算了算了就當拉胯條內容吧……】 「醒醒。」好像有人在推搡自己。

月卿迷迷濛蒙地掀開眼皮就看到梳着一對百合髮髻的宮女模樣的人。

「快醒醒,不就是昨天落了水嘛,怎麼就起不來了?」那個宮女不耐煩地道。

月卿一時間搞不懂這個身體的身份,看她這個態度也沒好發作。

硬撐著起了身,看着那宮女不耐煩地給她穿上衣服。

月卿覺著自己的身份怎麼也比這個宮女高的。

「你退下吧,明天不用在我跟前了。」月卿揮揮手,眼神冷漠道。

那宮女愣了愣,等反應過來才拿鼻孔哼了一聲,「你以為我願意伺候你啊?還不是被分到這兒來了?」

「誰還不知道秀女荼紅才是爭妃位的熱門人選?人家一入宮就被翻牌子了,現在聖寵正濃呢。哪像你,入宮都多少月了?連聖上的面都沒見到呢!」

月卿看着這鼻孔朝天的宮女,忍不住嗤笑一聲。

那宮女瞬間炸毛,「你笑什麼?!」

月卿:「我笑你愚鈍。若是羨慕那秀女荼紅,你還不如直接爬龍塌。你們宮女消息路子多,只需要守在聖上經常經過的涼亭啊,花園啊什麼的。跳個舞啊,唱個歌兒啊,不就把聖上勾來了?」

宮女聽着,眼神越來越亮,看着月卿的眼神也變了許多,「你腦子倒是靈通,以前怎麼都不用這些招數?」

月卿心道:還不是因為這些招數為人所不齒?若是宮女使出來更是讓人鄙夷,就算是得了盛寵又如何?還不是被人當宮斗旗子的命?

「也不是誰都想要聖寵的。」月卿故作高深地道。

「既然如此,那你昨天在聖上面前跳池子幹什麼?」那宮女一臉不信,「我是郭公公將你救出來了,你說不定得溺死進去。」

嘎?原主還做過這種事嗎?

「那時候沒有別的秀女在場嗎?」月卿覺著不大對勁。

「有是有,但是我也沒記住。行了行了,我走了,是你說不用我伺候的啊!」說着,那宮女趕緊推門走了,出去連門都沒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