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未分類

「麒麟之子在這裡,快來人啊!殺破狼,我日你媽!」

蛇王一聲怒吼,聲音如雷般傳進了馬家,這麼大的動靜,估計殺破狼是個聾子也能聽見了。

我:「…………」

蛇,這麼陰險的嗎?

就在這個時候,一柄長刀飛了出來,直衝我的腦袋,我身體一移,躲了過去,長刀插入地下,沒入半尺,妖氣如煙,在長刀上冒著,這是破軍的武器。

我剛剛想罵蛇王祖宗十八代,可一轉眼蛇王就不見了,不知道去了哪裡,跑的比兔子都快。

隨之而來的是一個身影,一個巨大的身影,虎背熊腰,身形高大,如雷霆一樣出現在我的面前,他來到的時候,只有一個殘影,但一秒不到,瞬間就變成了實形,這速度,堪比雷速。

「小子,緣分啊,居然能在這裡遇到你。」破軍拔上了地里的長刀,一刀朝我腦袋上劈來,力如千斤,帶著雷霆之力。

我連忙拔出星雛,擋在了前面,鏗鏘一聲,妖力佔了上風,將我震退了十幾米,我跌跌撞撞的往後去。

「秋水的劍?你上哪得來的?」破軍看著我手上的劍,頓時大驚。

我穩住了身體,最後勉強站穩腳跟,這破軍是熊精,力量好大啊,甚至在七殺之上。

「我從你屁眼子扣出來的,哪得來的,秋水的劍,當然是秋水那裡得來的,你咋那麼愛問廢話呢?」

我揮舞了幾下這把劍沒有任何問題,但就是沒有啥用,我感覺不出這把劍的力量在哪,握在手中的時候,沒有銅錢劍一半好使,就好像是一把普通的劍,但有個好處,就是很硬,至少破軍這種妖都沒能將他砍斷。

「呵呵,打敗了七殺,有點狂啊!」破軍冷笑了一聲,手中的長刀發出了暴戾氣息,妖氣裹在了刀身周圍。

「還行吧,人不狂妄少年,那傢伙死了沒?」我朝破軍問道。

破軍看了一眼馬家:「這個你放心,你死他都死不了,我們的妖體沒那麼容易掛掉。」

「果然,當初要是能給他補上幾刀就好了。」我有些遺憾的說道。

「哈哈哈,是嗎?那要不,你試試?」破軍笑了一下,突然發狠,手上的長刀朝我砍了過來,比上一次還要重,刀帶著狂風,直砍我腦袋。

我連忙使出麒麟之力,一劍擋住了他的刀,兩方不相上下,劍與刀磨出了火花,麒麟陽力與妖氣的對拼,爆出了一股狂暴的氣息,將一切都震飛了出去,這屋后的樹木盡數折斷。

「你好像變強了,騷年。」破軍妖氣揮發而出,立刻變成了熊頭人身的怪物,力量立刻上了一個檔次,一刀將我劈開了。

我翻滾了幾圈,在地上磨出了一道裂縫,用劍插入地下才穩住了身體,膝蓋上的蛇鱗在地上磨出了很多火花,讓我沒受一點傷。

這傢伙,半妖化后實力差這麼多。

「我可不是七殺那個傢伙,想贏我,你還差了一些。」破軍揮著長刀再次趕來,鋒芒照射在我的眼睛上,妖氣拉得很長,無數到妖影在身前閃過,速度驚人,可他的妖體卻如奔雷,速度和實力都兼并,特別可怕。

「那也未必,你跟他差不了多少。」

我大喝一聲,右手生出蛟龍鱗,化出爪甲,配合麒麟之力,徒手擋住了破軍的長刀。

轟……

一道氣流爆開,我咬著牙用蛟龍爪擋住了破軍的長刀,力量的對抗勉強五五開,他的刀無法傷我半分,也無法將我推開,龍鱗特別硬,更鋼鐵一樣。

「秋水的手?」破軍又是一聲驚呼,我這是繼承了秋水的意志嗎?居然拿了他的劍,又接了他的手,這讓破軍極其的不爽和憤怒,彷彿看到我,就好像看到了秋水一樣。

可我此時卻趁機一劍戳到了破軍的胸口,但很可惜,這劍卵用沒有,居然捅不破他的妖軀。

「秋水的劍早就壞了,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把它接回來的,但想用一把破劍殺我,你未免也太搞笑了。」破軍說著,一拳轟在了我的身上,妖氣炸裂,把我震飛了出去,落地的時候,將地面砸出了一個深坑,但蛇鱗掉了一地,我只是受了一點輕傷。

他說的沒錯,這把劍確實殺不了他,除非將劍裡面的妖刀靈翼喚醒,不然的話這玩意屁用沒有,但怎麼喚醒我不知道,甚至連雨萌都不知道,不然她早喚醒了。

我撐著劍站了起來,看來這劍只能用來防禦,不能用來進攻了。

「看見秋水的東西就窩火,一定要宰了你。」

破軍如雷般跳動,朝我瞬斬了過來,這次我用劍擋住了他的刀,然後用蛟龍臂打向了他的臉門,但他躲開了,這傢伙不傻,已然看出了我的意圖,不過沒關係,剛才的一切都是試探,現在正戲才開始。

我雙手一掐,低喝了一聲:「幻咒·原神。」

破軍突然身陷幻覺中,彷彿看不到我一樣,手中的長刀砍向了別處。

我此時舉起了蛟龍臂,配合麒麟之力,一拳轟在了他的身上,他噗的一聲,直接飛了出去,身體如風箏一樣,在空中滑行,身體滲出了鮮血,蛟龍臂的力道可不小,而且有麒麟力,這一拳半妖化的他可吃不消。

「怎麼回事?為什麼我砍不到他,還吃了他一拳?幻覺嗎?」破軍強行一震,然後翻了個身落在了地面上,不明白剛才發生了什麼事。

他可不是七殺,只要幻咒有效,那現在的我絕對不虛任何一隻妖星,只是要拼個你死我活罷了。

可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兩道身影同時落下,速度極快。

七殺和貪狼,居然也出來了!七殺果然沒死。

。 少年怒喝,想用精神力強行壓制,但本身實力太弱,以失敗告終!

他不甘心!

體內兩股靈氣水火不容,一靠近便相互纏鬥,轟鳴之間,少年直介面吐鮮血!

「不能再這樣下去,要不然就真的會死!」

眼睛一凝,運起馭葯術,火脈內的火焰頓時化為一條火獅,猛的從經脈竄出,嘶吼間攻擊著兩股靈氣。

而那兩股靈氣間的爭鬥,被火獅插足,當即大怒,扭頭便和火獅廝打。

火獅專克靈氣,兩股高濃度的靈氣一靠近,就被烤的滋滋響,一滴滴液體也從靈氣體內滴落,落在了丹田中心。

剛交鋒就受此傷,兩股靈氣相互注視一眼,達成一致,共同攻擊外敵。

火獅不示弱,身軀再次變大,仰天大吼一聲,邁開爪子,朝前方撲去。

聚氣體系的靈氣彷彿有了靈智般,一個滑鏟,滑到火獅腹部,抬頭就是一口!

鍊氣體系的靈氣也沒落下,見兩者絞在一起,一個飛身,化為一道巨蟒,上身捲住火獅的脖子,下身纏住火獅前肢,想要讓他窒息而死!

他們認為,火獅雖克靈氣,但被纏住,也無法展開更多攻擊手段,隨著時間推移,遲早會死。

滋滋!

道道精純液體不斷從兩股靈氣身上滴落,原本雄渾無比的他們,也開始萎縮。

「滑鏟?窒息?對我有用嗎?」

火獅冷笑,看傻瓜般看著他們,再次嘶吼一聲,身體頓時騰起滔滔紅色火焰。

火焰包裹靈氣,想要煉化它們。

兩股靈氣感受到危險,他們慌了,想要脫離,卻被火獅一口咬住,一爪壓著,兩者動彈不得,只能承受火焰滋烤。

少年有些激動地看著體內,火獅壓制住兩股靈氣,意味著這次危險有幾率解除。

兩股靈氣挺起還未被煉化的身軀,拍打著火獅,轟個不停。

但卻對它造不成絲毫傷害!

火獅一口將嘴裡靈氣咬斷,一爪子將爪下靈氣拍成兩股,身體也在此刻化為通天火網,將四股靈氣圈住,緩慢收縮。

四股靈氣四處逃竄,靠近火網就化為了道道液體,滴落而下。

楚飛見效果明顯,當即大喜,召喚出更多的火獅,精神力控制它們四處焚燒,將剩下的靈氣全部溶成液體,滴落至丹田中心。

時間快速流逝,他體內的戰鬥也接近尾聲。

他沒想到,這馭葯術這麼好用,兩股高濃度的靈氣都能鎮壓,看來這次真的撿到寶了。

卷老見少年氣息穩定下來后,臉上露出激動神情,他沒想到自己竟然真的見證奇迹了。

楚飛按捺心中激動之情,專心控制火獅,煉化靈氣。

兩股截然不同的修鍊體系,所運用的靈氣在此刻相互融合,成為了一種靈氣。

楚飛吐口濁氣,身體放鬆了許多,頓時覺得很疲憊,眼睛一閉,便沉沉睡去。

…………

「卷老,我這次睡了多久?」楚飛一醒來問道。

「呵呵,你這次足足睡了兩日!不過還好,距離比試還有兩周時間,這段期間你可以安心的修鍊功法!」卷老說著。

「只剩下兩周了?!」

楚飛嘆口氣,時間果真緊的很吶。

手一抹,一個盒子便出現在了面前,正是之前拍賣會上所得的琉璃金剛體!

「琉璃金剛體,二階中級功法!看來只有等我跨入煉體期才能修鍊了,現在實力還是低微,修鍊了對自己反而不好!」

他欲哭無淚,自己花了一瓶化靈液買來的功法,只能看眼睜睜得看著卻修鍊不了。

暗嘆一聲,前方空中浮現出一段金色文字,正是卷老給的那部功法。

「吞天掌,一階高級,此掌法煉至大成,無影無蹤,可隔空斃敵!」

隨後,手指輕點金色字體,咻的一下鑽進腦海,記下修鍊口訣。

「這功法要求手掌硬度要高,否則傷敵一千自損八百!」

少年嘴角一揚,要是擱在以前說不定還會考慮考慮,但現在嘛,以他鍊氣期中期的實力,修鍊這掌法還不是手到擒來!

接著來的兩周內,他寸步不離,雖然日子過得很清苦,但修鍊出的結果,卻讓他滿心歡喜,激動萬分!

院子里,地上碎磚亂瓦,坑坑窪窪,成片存在,沒有一處好地方。

在此苦修下,掌法臻至大成!

……

兩日後,楚飛期待已久的家族會試終於到來。

墨府比武場上,是會試的主要場地。

遠遠看去,比武場外被分為了三大部分,每個部分中間各留著一個人行道。

而場地上方位置,則坐著墨老大、墨老二以及四位閣老!

既然是家族會試,肯定會上台切磋武藝,而他們也是本次會試的觀看者。

「大家安靜!本次家族會試和成人禮馬上開始,請各位找好位置!」一位長老登上比武場,對著眾人說道。

長老說完,下方那些子弟皆閉口不語,默默找好位置站立。

「你們快看,那個廢物來了!」

「他今日竟然敢來?要是我早就躲的遠遠了!」

「你以為誰都像你那慫樣?我可是親眼看見他接了墨承少爺一掌,一點傷都沒有。經過一個月修鍊,恐怕他能接下墨承少爺三招了吧!」

「不可能吧,他不是廢了嗎?」

下方人群里嘰嘰喳喳,都在討論著遠方正在行來的黑衣少年。

楚飛行至人群處,隨便瞥了一眼眾人,眾人只覺得後背寒氣升騰,自覺站好不再說話。

回過眼神,四處尋了下,便發現墨雪兒站在另一邊。

嘴角一揚,走了過去。

「嘖嘖,看來一月不見,你實力又精進不少。」少年看著面前的青衣女子。

「楚飛哥哥你也不賴嘛,只花一個月時間就恢復了!」墨雪兒掩嘴笑著,輕聲說道。

「呵,一點事都瞞不過你這眼睛!」楚飛摸摸鼻子,隨後仔細看了看墨雪兒,發現她身體表面靈氣竟有股縮回身體的異樣。

「嗯?你應該半隻腳踏入了凝旋境了吧!」他吃驚說了一聲。

墨雪兒點點頭,並沒有隱瞞,旋即笑了下,說道:「閉關一個月,要沒有半點精進,我怎敢和楚飛哥哥站在一起?」

「你這妮子……」楚飛笑著搖搖頭。

在他們談話期間,成人禮已經開始了!

少年看了下便覺得無聊,坐在地上,等待結束。

時至中午時,成人禮才結束,接下來就是會試了!

所謂會試,就是長老點名上場,測試自己實力,測試完自己可以選擇挑戰族中任何青年人。

墨風作為裁判,飛身上比武場,掃視眾人,說道:「會試開始!」

比武場上不知何時搬來了一塊石碑,墨風拿出名單,看了一眼說道:「第一位,墨水!」

下方人群中走出一名白衣青年,一躍而上,來到石碑面前,一拳轟出。

石碑表面泛起淡淡波紋,旋即大字出現,聚氣境中期!

白衣青年搖搖頭,顯然有些不滿意,隨後便離場。

墨風看著名單,接著讀道:「下一位,墨爾」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