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未分類

回到現實世界,奧利安娜請求「愚者」舉行獻祭儀式,將4000金鎊轉交給給了「世界」。

支付了部分欠款,她的手裡還剩下近3000金鎊的資產,其中1000金鎊屬於她自己,1000金鎊是莎倫給她的定金,剩下的近900金鎊,那是好鄰居莫里亞蒂偵探的…

還需要支付「世界」先生6000金鎊,等我還完欠款,就把錢還給你…奧利安娜在心裡想道。

周二,奧利安娜收到了艾辛格老先生的信件,明晚他會舉辦一場非凡者聚會,那個收購「成年寡婦巨蛛絲腺」的非凡者很有可能再次出現。

我已經很久沒參加過艾辛格老先生組織的聚會了,也不知道達克威爾那傢伙最近過得如何…

奧利安娜回了一封信件感謝艾辛格,約定明天準時參與聚會。

在周三的傍晚,她趕到了舉行聚會的那棟房屋外,換上了侍者提供的特製長袍,以及一張鐵面具。

讓人熟悉的自閉套餐…奧利安娜拉了拉兜帽,跟著侍者進入了起居室。

達克威爾不在?

沒見到熟悉的矮胖身材,奧利安娜有些疑惑,她隨意找了個位置坐下。

她的目光在周圍人群里掃過,猜測那個疑似「魔女」的非凡者今天究竟會不會來。

過了幾分鐘,「智慧之眼」老先生輕拍手掌道:「開始吧。」

剛一說完,一位籠罩得嚴嚴實實的女性嗓音道:「上次那位賣『賄賂者』配方的朋友來了嗎?」

她的聲音很熟悉,好像是那位疑似「工匠」的女士…奧利安娜微微一怔。

「賄賂者」…難道她已經收購到「野蠻人」的配方了?

這時,一道熟悉的嗓音從人群中傳來,「我在。」

奧利安娜頓時綳不住了,這聲音她聽過無數次,聲音的主人明顯就是她的好鄰居莫里亞蒂偵探啊。

這傢伙運氣不錯啊,我記得上次的「獵人」非凡特性也是他提供的吧……

奧利安娜想法紛呈間,兩人的交易還在繼續。

「這次有你需要的非凡武器,當然,你也可以選擇現金。」那位「工匠」女士道。

「好鄰居」莫里亞蒂偵探問道:「什麼非凡武器?」

那位女士組織了下語言道:「這是由神聖太陽鳥羽毛編織成的鞭子。」

「平時你可以將它偽裝成皮帶。」

「使用時,它將覆蓋純正的神聖的光明之火,凡是被它抽中的死靈類怪物,都會遭受極大傷害,其中較為弱小者,甚至會直接泯滅。」

「它還能用來浸泡液體,製造『太陽聖水』,但這會讓它的靈性維持時間降低,一次一個月。」

「目前它能在十三個月內有效。」

「如果你願意,我可以用它換『賄賂者』配方,不需要你再額外加錢。」

這是神聖太陽領域的神奇物品吧…

聽她的意思,莫里亞蒂偵探需求一間神聖太陽領域的神奇物品?奧利安娜愕然的想道。

「世界」先生也在搜集太陽領域的神奇物品,嘶…這種類型的神奇物品什麼時候這麼吃香了,之前我參與的其他聚會根本無人問津啊……奧利安娜默默的想道。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病房的門推開了,床上的小人兒立刻坐了起來:「怎麼樣?有結果了嗎?人是不是出來了?」

唐柒柒急急的詢問。

「哪有那麼快,才進去一個小時,估計還要幾個鐘頭。你還是個病號,能不能不管他,先管管你自己,你也不看看自己成什麼樣了!」

譚晚晚沒好氣的說道。

「我……我不是沒事了嘛。」

她現在一顆心提著,擔心封晏的手術。

她這幾天一直昏迷,但還有一些意識。

她知道封晏回來了,拚命地想要睜開眼睛,可是眼皮實在是太沉重了,怎麼都睜不開。

她這段時間虧損太多,身體需要卧床恢復元氣,大腦和身體抗拒了不知道多少回,都無濟於事。

她覺得自己還要睡上十天半個月才行。

可是封晏等不及了。

聽到他一陣陣鑽心的咳嗽聲,她的心都要碎了。

她好像聞到了濃郁的血腥味。

她感受到他躺在身邊,說的那些話,讓她心急如峰。

她在心裡不斷吶喊,呼喚著他的名字,不知怎麼的就喊出了聲音,整個人都清醒了過來。

看到身旁的封晏,淚流滿面,不顧自己虛弱的身體呼喊醫生。

醫生說如果再晚十分鐘,真的回天乏術了。

「你也不看看孩子嗎?封景封瑟可都在呢?」

「現在不看,我不想讓孩子擔心,讓她們都回去吧。我想等封晏好了,我們一起去看……」

「說白了,還是在乎封晏更多一點,孩子是擺設唄。」

她沒好氣的說道:「他把你害那麼慘,你就沒有半點埋怨嗎?」

「晚晚,其實真愛一個人,哪有那麼多埋怨。現在我只想他平平安安的,我能理解他,他之所以瞞著我,也是怕不成功,沒辦法繼續活下去,讓我空歡喜一場。」

「他知道我沒救了,也不想活了,封雲都抓到手了,他卻拒絕治療。」

「晚晚,如果我身為一個外人,我也可以對你和唐幸的感情指指點點,只有身在其中,才知道沒有那麼多怨恨的,愛都來不及呢,怎麼捨得怨懟呢?」

「哎……」

譚晚晚嘆了一口氣,心裡是認可唐柒柒說的,都是心有牽挂的。

「你好好補補身體吧,都快瘦脫相了,封晏醒來看到你這個樣子,都要嫌棄了。」

「他不會的。」

她嘴上雖然這麼說,可還是乖乖吃東西。

手術一直持續到深夜三點,她就硬撐著到那個時候。

她不能下床,只能拜託譚晚晚跑腿。

封晏推到了無菌病房,暫時不接受家屬探望。

他現在還沒有完全度過危險期,還需要觀察。

她一宿沒合眼,直到天亮實在撐不住昏睡過去。

可睡了一兩個小時有清醒過來。

自始至終,一顆心都是懸著的。

她就這樣煎熬的從天黑等到天亮,又從天亮等到天黑,終於得到了封晏的消息。

已經脫離危險,移植很成功,排斥性很小。

目前來看一切是正常的,但醫生再三叮囑,肝臟移植風險很大,患者就算成功了,也未必有多少年頭可活。

也許十年,也許二十年。

也許……短短五年……

現在的每一天都算是從死神手裡搶來的!

。 該死的喬音,在婚禮上也要搶她的風頭。

林倩牙關緊咬,陰冷的目光直勾勾盯著喬音。

喬音正在和家裡幾個趕來的親戚閑聊,突然感覺背後一陣惡寒,正欲轉身陸景深便擋在她身後。

「你幹嘛?」她疑惑地問。

陸景深眼神深邃,望向她的眼底散發著溫柔的氣息:「有個臭蟲一直盯著你看,吃醋了,擋一下。」

喬音忍俊不禁,從他身前探頭過去,果然看見顧松看著她。

「這男人還真是死心不改,和我在一起的時候念著林倩,和林倩在一起的時候念著我,也怪不得找不到真愛。」喬音咂咂舌,不僅沒有憐憫還儘是嘲笑。

陸景深同意地點頭:「沒錯,怪不得找不到真愛。」

他故意牽著喬音的手,嘴角勾起一抹笑:「我的人也敢看,不要眼睛了。」

這一招也算是在宣誓主權了,顧松的臉瞬間黑下來,但又沉默著沒敢說什麼。

畢竟這裡是他和林倩的婚禮現場,他走神得太明顯會被太多人看見。

林倩的手此時緊緊抓住了顧松的胳膊,他臉上很快閃過一絲厭惡,最後變成了公式化的笑容。

這一切都被林倩看在眼裡。

她惡毒地想著。

顧松就是喜歡喬音,喜歡到現在連被她觸碰都如此厭惡。真是噁心,明明已經有她了。

她睨了喬音一眼。

如果不是她,現在顧松眼裡的人就只是她,而且憑什麼只有喬音能獲得幸福?憑什麼她能得到那樣帥氣多金的老公?

嫉妒心讓林倩整個人都變得滲人起來。

喬音注意到她似乎對自己很不滿意,但並未搭理。

林倩從舞台上下來的時候依舊瞪著喬音,指甲都快要嵌進肉里。

突然,在舞台的角落裡走出一個女人來,她穿著風衣,渾身上下都被遮蓋在衣服下面。

她也看著喬音,對林倩說道:「你是不是也討厭喬音?想讓她難看?」

「你是誰?」林倩嚇了一跳,跳開后看見身後的人,蹙眉問道。

大白天的穿成這樣是故意出來嚇人的吧?

女人沒有回答,只說道:「我這裡有一點東西,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待會兒你的婚禮上是要播放VCR的,你可以把這個視頻放出去,這樣一來喬音就會身敗名裂了。那個陸景深,也肯定會離開她。」

什麼?

這樣誘人的條件讓林倩來了興趣,她左顧右盼,確認四周沒有人這才將女人拉到了陰影里,小聲道:「是什麼視頻?陸景深和顧松看了之後真的會對喬音失望嗎?」

「絕對會。」她斬釘截鐵,將手中的是U盤交到林倩手中,「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自己先看看,但千萬要小心不要被發現了。」

剛說完,她轉身就走。

「喂,你還沒告訴我你是誰呢?為什麼要幫我?」林倩想追上去,但她走得太快,自己身上的婚紗十分礙事不說,還很顯眼。

女人連頭都沒回,徑直走向後門,然後消失在了林倩的視野之中。

林倩認真地看著手中的物件,有些擔憂地將其放進了後台一個單獨的筆記本電腦里,插上耳機之後沒多久,她便一臉驚喜。

U盤裡的視頻絕對能讓喬音在整個B市身敗名裂!她就不信了,看到這樣的喬音,陸景深還會喜歡她!

林倩小心翼翼將U盤從電腦上取了下來,然後開始搗鼓怎麼在待會兒的VCR環節播放這個視頻。

喬音和七大姑八大姨交流累了,正好溜出來準備上個廁所,沒想到竟然看見林倩鬼鬼祟祟摸進了後台。

她的行為舉止實在太過怪異,讓喬音起了疑心。

林倩這是要幹什麼?

因為她奇奇怪怪的,喬音便跟上去看了一眼。林倩拿著一個U盤在電腦上操作著什麼,直覺告訴她,應該不是什麼好東西。

她掏出手機來:「送台電腦過來。」

沒過幾分鐘,一台筆記本便被她的朋友拿了過來。她蔥白的手指在鍵盤上敲了敲,成功黑進了那個電腦的系統,看到了林倩放在裡面的視頻內容。

上面大概有十幾段視頻,是同一個女人和不同男人上床的視頻,畫面並沒有打碼,看上去的確挺勁爆的,就是女主人公的臉都是喬音自己的臉。

她自己怎麼不知道自己跟那麼多男人上過床?

還是動動手指頭把這些文件全部刪掉吧。

喬音活動了一下手,然後開始敲代碼,把那台電腦上關於這種視頻的信息全部刪除,順便把U盤裡的備份也黑了,隨後她想了想。

僅僅只是黑掉多沒意思?總得送林倩一點禮物吧!

這麼想著,喬音嘴角勾起魅惑的笑容,再次輸入了程序,把一些另外的視頻替換了進去。

「這是什麼?」陸景深突然出現在喬音身側。

嚇得喬音啪嗒一聲直接把電腦關上,然後僵硬地轉身問道:「你怎麼在這裡?」

陸景深覺得她的反應好笑,指了指電腦:「剛才聽說你缺個電腦,我就幫你弄來了。不過剛才那些視頻是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