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未分類

多哈阿爾法加拉體育場。

中國隊和科威特隊的比賽即將打響。

第一場比賽總是重中之重,更何況這場比賽是必須要取得勝利的,之後,不論是卡達還是烏茲別克,對手實力都更強,面對小組最弱的對手,必須要做到的就是不能丟分。

同樣的道理,因為其他對手大概率將在這支球隊身上拿滿三分,都贏了,大家等於零,如果你拿不滿,那就是負分滾粗。

中國隊首發陣容為門將楊志,後防線上,榮浩,杜巍,趙彭,張林鵬首發,中場,蒿俊敏,鄧卓祥,趙序日,楊浩和曲博首發,齊策則擔任單箭頭。

首輪比賽,入場的球迷並不算太多,可以容納兩萬多人的阿爾法加拉體育場中,大約只有一半的上座率,科威特在中東地區只是一個存在感不高的小國,足球並不是太受歡迎,來到現場觀看的科威特球迷大約只有三千多人。

令人意外的是,中國隊球迷超出了這個數字,根據賽前官方統計來看,卡達當地球迷佔據本場比賽入場球迷近30%,大約也是三千多人,科威特也是三千多,而中國球迷佔據了近40%,有接近四千多名中國球迷湧入現場,剩餘其他國家球迷大約只有幾百人。

遠在卡達,中國球迷卻將這裏變成了主場!

這也能體現球迷們對本屆亞洲杯的期待。

在不是休息日,不是假日的1月,遠在卡達多哈,卻有四千多名球迷來到現場支持,這很難得。

郭志斌自然也來到了現場,近些年來,他在東體的地位越來越高,因為他是最容易和齊策取得直接聯繫的記者,而齊策是近年來體育界中國的唯一巨星。

這個頭銜一點也不誇張,年過三十的姚明和劉翔慢慢退居二線,目前看來,能扛大旗世界級運動員也只有齊策一個人可以頂上,而且不少人都認為,齊策很可能超越姚劉二人的成就。

儘管姚劉二人把中國體育界抬高了一個檔次,成為真正的世界頂級巨星,但很多球迷們認為,從事世界第一運動的齊策有潛力爭奪最高榮譽的話,他的成就會讓中國體育再度上升到一個新的檔次。

這很可能是前無古人,后難有來者的新高度。

所以中國球迷對這場比賽的熱情程度也可想而知,在卡達當地工作生活的華人幾乎都來到現場支持國足,而在郭志斌的賽前採訪中,90%的球迷都提到了齊策。

「說實話,我就是來看齊策的,沒有齊策的國足誰要看啊!」一位心直口快的球迷把自己心裏想的言論原封不動的告訴了郭志斌,「我跟你講,如果沒有齊策,這兩年我能把國足罵死,現在倒是還有個盼頭,希望齊策能帶着球隊好好表現吧,我覺得拿個冠軍也不是沒有可能。」

「我從國內特意趕來的,主要是來看國足,然後就當旅行一下,今年的國足我覺得很有希望,因為有齊策在。」

「如果今年齊策能帶國足拿冠軍,我覺得應該把金球獎直接頒給齊策,哦還有勞倫斯,因為這就是個奇迹。」

……

諸如此類的採訪,郭志斌收集了不少,在賽前預熱中,郭志斌也寫了一篇稿子,把這些有趣的言論放了上去。

而齊策也沒有讓球迷們失望——他很少會在關鍵時刻讓球迷們失望,就比如國足在本屆亞洲杯的第一粒進球,還是由齊策打進的。

這是在上半場比賽第二十六分鐘,中場鄧卓祥突破後送出一腳直傳,球竟然在科威特球員腳下直接給穿了過來,齊策拿到球的時候還有些愣神,因為剛才他看到科威特球員已經到位了。

不過齊策的反應非常快,扣過一名防守球員之後並沒有給補防上來的後衛任何機會,他直接起腳射門。

這腳射門非常精準,科威特守門員哈利迪甚至沒有反應過來,球就已經在球網裏打轉!

四千多名中國球迷爆發出了熱烈的歡呼聲,佔據大半個球場的中國球迷氣勢上完全壓倒了科威特球迷,在中東,科威特和卡達在海灣阿拉伯算是比較友好的國家,卡達的球迷們更多的也支持科威特,但此時,中國球迷成為了看台上的主角。

這場比賽最終比分是2:0。

齊策並沒有發揮全力,早早領先之後,齊策也開始收著踢,他決定除非比賽出線意外變故,就相對節省一些體能,這種大型杯賽比賽賽程都是很密集的,前後不過三四天的間隔,保存體能,在相對較弱的對手面前有所保留也是一種戰術。

另外進球的是張林鵬,下半場五十二分鐘,他在禁區前沿一腳抽射,足球打在防守隊員身上折射入網,這球一進,中國隊整個也就放鬆下來,最後時刻竟然玩起了控球。

對陣科威特輕鬆取勝,全國球迷上下都很樂觀,不過高紅波在賽后新聞發佈會上也表示戰勝科威特並不能驕傲,考驗才剛剛開始。

7017k異獸少女擺了擺手,說道:「不用放在心上,等稍後我帶你去採摘悟凈草的時候,就直接將這手法傳授於你,這手法也不難學,我看你這麼聰明伶俐的,想必教你一兩遍就能夠學會了。」

蘇禹笑笑,點點頭,隨後將目光再次投向了異獸少女手中的悟凈草上。

眼下……

《丹道至聖》第七百九十七章救治 「王牧,你怎在這裡!」

王牧的出現是猴子絕對無法想到的,仔細想想,他與王牧的交集不多,但毫無疑問,對王牧印象最深。

只因,是王牧讓他嘗試了平生第一敗,將他高傲的內心挫敗,也才知這個世界的仙神卧虎藏龍,自己一開始的本事算不得什麼。

猴子微微沉默,「你怎會知曉俺老孫在此地閉關。」

那從地脈深處的目光,他想到了佛門,天庭,乃至創世神,唯獨沒想到是王牧。

他也不願是王牧,因為他自認為和王牧沒有因果,甚至因天庭之事,他曾感激過王牧。

王牧打量著猴子,成就大羅,猴子果然自信很多,無論是一開始的驚天動靜,還是在他面前的自若,都代表猴子現在對自己戰力的信心。

只怕之前出現的若不是他,猴子已經不問究竟先打上一場了。

這猴子可完全沒有隱藏實力的想法,或許自認為其實力已經足夠掀翻一切陰謀。

「你覺得我怎麼會知道的。」他饒有深意開口。

孫悟空心裡一緊,在此地閉關前,他曾請創世神將他因果擾亂,讓別人無法尋得。

所以,理論上講,能知道他在哪裡的只有創世神。

他握緊金箍棒,覺得眼前的王牧依然如往昔那般神秘陌生。

看著緊張起來的猴子,王牧一笑,「別多想,我可不是那位。」

猴子猛地抬頭。

「大羅榜單排名第三,時空老祖,猴子,還不同意我的好友邀請嗎。」

猴子眼中不可思議的情緒極速放大。

片刻后,花果山水簾洞,王牧悠然品著猴兒酒,孫悟空則在對面抓耳撓腮。

「也就是說,你從一開始就是這空間里的成員。」

「是正式成員。」王牧強調。

「在空間中,只有大羅才可成為正式成員,也才有機會得見那位。」

猴子雙眼一亮,「你見過那創世神?他到底是誰!」

王牧搖頭,「那位的真實身份無人知曉,也無人敢知曉。」

他帶著無限敬畏感嘆,「見到那位,你才會發現世間任何的形容都不足以形容那位的存在,那是比天道,比聖人都要尊貴的存在。」

他警告般提醒猴子,「猴子你最好心裡保持敬畏,以那位的威能,無論你開口或心中思索,都會被其注意。」

猴子深深皺眉,他實在想不到王牧對那所謂創世神是如此的形容。

「既然他有如此威能,又為何要開創如此一個神秘組織,他到底有什麼目的。」

不是他不信王牧所言,實在是不解。

王牧搖頭,「或許別有深意,或許只是興趣使然,那種存在的想法豈是你我能看透。」

「這些都不是你我要思考的,無論其什麼目的,都與我等無關。」

他飽含深意,「加入空間,既可領取福利,更無需擔心自由,只需做些自己想做的任務便可,這樣的好地方挑著燈籠都找不著。」

猴子嗤笑一聲,「你我皆被限制在這空間之中,任由那創,那位呼來喚去,又從何處得來的自由。」

自由,從來是他最看重的東西,也是他這個被稱為承載天地命運的神猴最渴望的東西。

王牧一笑,他就知道提到自由,猴子便會感興趣。

「這就是我要與你說的,被呼來喚去不假,但那是你未證就大羅,未成為正式成員,證道大羅后,空間將會吸收你為正式成員。」

「福利待遇截然不同且不去說,最重要的是,正式成員完成三件任務后,空間會給一次徹底脫離空間的機會。」

「那就是真正的自由。」

猴子雙目帶著狐疑,他不信那創世神會這麼好心。

「既然如此,你為何還在這空間中,排名第三的你,不會連三件任務都沒完成吧。「

王牧淡然一笑,「這麼好的地方,我為何要退出,那位從來不勉強正式成員做什麼事,一切皆靠自己意願。」

「且退出機會又不是只有這一次,每當你重新累積三次任務,依然可選擇退出。」

他的聲音充滿蠱惑,「成為正式成員的福利,是猴子你想不到的。」

「你應該看到空間寶庫中的法則領悟機會,標價昂貴,外圍成員至今無人可兌換使用。」

「但正式成員卻不同,每累計三次任務,可自由選擇退出或領悟法則的機會。」

「登臨大羅的你,想必對法則海洋不陌生,那地方不是想進就能進的,而在那裡可以獲得什麼,你應該一清二楚。」

他換來了猴子長久的沉默。

沒錯,猴子心動了,唯有進入過法則海洋的大羅才知曉,那地方究竟是何等的造化偉大。

也只有那地方,才可以讓一個太乙攀登生命層次,證道大羅。

猴子渴望自由,也渴望強大,而在王牧的敘述中,創世空間都能滿足他。

但他還是帶著濃濃的警惕,他不相信天上會掉餡餅,如果現在說服他的不是王牧,他根本一字不信。

他要是如此單純,只怕早就被騙入佛門了。

王牧對這一點早有預料,這才是他真身出現在這裡的原因。

沉默過後,猴子緩緩開口,「所以你來尋我,便是為了讓我成為正式成員。」

「那位威能無窮,既然當初可強行將我納入空間,為何現在不如此做。」

「這是對每個正式成員的尊重,也只有踏上大道之路的人才可入他眼中。」

「那如果我選擇不加入呢。」

王牧嘆氣,「那位會抹除空間記憶,同樣放任自由,這也是大羅榜單隻有七位的原因。」

他輕輕開口,「不是每個大羅都有你這樣的機會,能提前得知空間規則的,他們並不知正式成員的福利和退出承諾。」

所以,即使知道代價是失去記憶,也選擇了退出,或者說他們心裡未嘗不想試試那創世神到底能不能抹除大羅的記憶。

每一位大羅都是高傲之人,自然不相信有人能在他們的記憶上動手腳。

猴子很理解,因為他現在就是這樣想的,他沒有被王牧所言創世神的威能嚇到。

是真的想試試那所謂創世神的威能。

。 秦悅然把境外戰場的形勢,轉告給李初晨之後。

她就轉身離開了!

這些天,秦悅然也是累得夠嗆的。

李初晨已經醒過來,秦悅然也就放心了。

她現在,只想找個地方,好好地睡一覺。

秦悅然剛走。

孫欣欣就端著一碗熱乎乎的黃鱔粥,走了進來。

「快起來,我買了黃鱔粥,給你補補身子。」

孫欣欣把黃鱔粥,放在床頭柜上。

伸手去把李初晨扶起來,讓他靠着床頭坐着。

李初晨其實沒有那麼虛弱。

這七天來,他雖然一直在昏迷狀態下。

但有秦悅然幫他治療。

李初晨的傷勢,其實已經恢復了不少。

他一直沒醒。

只是因為大腦神經,受到毒素的影響。

李初晨自己也能坐起來。

不過,孫欣欣對他好,李初晨很喜歡這種感覺。

反正還要在醫院待三天。

李初晨索性裝得虛弱一點。

這三天,他就能得到孫欣欣貼心的照顧。

這對李初晨來說,是很難得的時光。

尤其是,孫欣欣還拿起勺子,一口一口地喂他吃粥。

李初晨吃得可香了!

但孫欣欣卻被他看得一陣臉紅。

這傢伙,嘴裏吃着熱乎乎的黃鱔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