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未分類

敢跟他對着乾的,就是找死。

「那對眼就是劉瑞?」

趙信歪頭有些懷疑和驚訝。

什麼鬼?!

伸著脖子跟老鱉似的,眼睛還是一對對眼,打眼一看就覺得這孩子不太聰明,多少沾點低能。

也不怪郭霜和郭雪看不中他。

就這種面相,還有誰能相中,八成是沖着他家背景去的。

好姑娘誰能看中這種歪瓜裂棗。

郭霜微微點頭,看着怒氣沖沖迎上來的劉瑞,下意識的朝着趙信的背後藏了一下。

她是有些害怕的。

郭霜和郭雪在地府里無依無靠,全憑藉她們姐妹倆互相扶持,一點點摸爬滾打才有了現在的生活。

沒有背景、沒有靠山。

面對劉瑞這種二世祖,她們必然會心有懼意。

若非如此,

她們也不能一直這樣忍受着劉瑞的騷擾,敢怒不敢言。

「就是你打了我的手下?」

劉瑞抱着肩膀晃悠着不太聰明的腦袋,走到趙信的面前。看的出來,他是想用居高臨下的眼神展現自己的高傲。

奈何,海拔受限。

點着腳都只能到趙信肩膀的小矮子,就算是臉上的表情做出花來,也沒什麼威懾力。

「公子,就他!」

狗腿子徐浩也在旁附耳低語。

倆綠豆眼凶神惡煞的盯着趙信,就好似要將他生吞活剝了一般。

「還真把你狗主子給找來了?」趙信歪頭瞥了徐浩一眼,旋即就吊著三角眼,用着真正居高臨下的輕蔑眼神冷嗤,「你就是劉瑞?」

「劉哥氣勢上已經輸了啊。」

「對啊。」

「不知為何,我覺得那傢伙不好惹,劉哥怕是踢到鋼板了?」

「我也有這種感覺。」

劉瑞的幾個狐朋狗友喃喃低語。

不說別的,雙方的心智就完全不是一個級別。

劉瑞在趙信的面前,就像個心智不健全的小朋友。由於一些小事不開心,氣勢洶洶的去找一個成年人的麻煩。

這不就是個笑話么?

街區周圍的鬼民也都停下腳步眺望。

「那不是劉瑞大少么?」

「你們看,那個不是之前打了徐浩的么,劉瑞大少這是來報仇來了?」

「嘶,龜龜,這可了不得。」

「快來看啊,二世祖要打架啦。」

人類的本性。

不管是活着還是死了化作亡魂,湊熱鬧的本質到什麼時候都不會改變。

越來越多的鬼民匯聚上來。

天天按部就班的枯燥生活還正愁沒樂子,現在能看二世祖打架,可給這些鬼民們都高興壞了。

說實在的,在趙信吊著三眼角質問的那一瞬間。

劉瑞有點慌!

明明地府內的氣溫適中,他就是絕對有些發冷。

這麼多鬼民看着,他如果慫了以後還怎麼在地府抬得起頭。

「就是我。」

劉瑞挺著脖子瞪眼。

咚!

一巴掌拍到劉瑞的後腦勺,把他拍的一踉蹌。

這一巴掌頓時就把劉瑞給打懵了。

轉瞬間,劉瑞的臉上就堆滿了委屈。

捂著後腦勺的劉瑞伸着手指往後一縮,歪頭看着徐浩還有他的那些狐朋狗友,語氣好似有些哽咽。

「他打我,他敢打我!」

「伸著脖子幹嘛啊,跟我在這演王八呢?」趙信滿面凶光,「瞧瞧你那熊樣子,就跟沒長開的茄子包似的,就你還想泡我妹妹,還想一下泡倆?

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你配么?」

趙信差點一口粘痰吐到劉瑞的臉上,被噴了一氣兒的劉瑞對對眼中寫滿了茫然,竟是一時不知反駁。

「趕快給我滾蛋啊,小心挨揍!」

「你敢罵我!」一臉委屈的劉瑞就像要哭了似的,「你敢罵我,你罵我……你知道我是誰么?你知道我爹是誰么!」

「我不知道你爹是誰,我倒是知道你爹和你娘是兄妹吧。」

「你……你怎麼知道?」

劉瑞的眼中寫滿了意外。

「看你這德行就看的出來,一臉近親誕生出來的產物。」趙信眼中滿是嫌棄,「趕快滾蛋,別在這礙老子的事兒。」

儘管趙信表現的很強勢,但郭雪和郭霜都有些害怕的藏在他身後。

「別怕。」

拍了拍郭霜的小腦袋,趙信聽到一聲惱怒的怒斥。

「把你的狗爪子拿開!」

本來被嚇住的劉瑞滿面惱怒的沖了上來,手指指著趙信大嚷。

「你敢指我?」

趙信微微一笑緩緩將手抬了起來。

「指你怎麼了,小兔崽子,趕快把你的狗爪子給我……」

都不等劉瑞話音落下,趙信一巴掌就朝着他不太聰明的腦袋拍了出去。

咚!

聲音清脆,好似拍西瓜一般。

被打懵的劉瑞還沒反應,趙信抬腿就是一腳踹了上去。

這一腳直接就將他踹的捂著肚子彎下了腰,緊接着趙信就是個肘擊,將劉瑞打趴在地,右腳踩在他的臉上。

「嘶……」

同行而來的狐朋狗友都被嚇住了。

「誰給你的勇氣,嗯?!」

趙信凝眸碾著劉瑞的臉,又抬頭看向徐浩。注意到趙信的目光,徐浩宛如雷擊般僵住。

「你沒跟你的狗主子說不能指我么?」

趙信眼神冰冷刺骨。

所有鬼都被嚇住了,任誰都想不到趙信竟會如此。

「你們愣著幹嘛?看不到公子被踩了么?」被嚇的瀕臨崩潰的徐浩大嚷,這時那些被驚呆的侍衛們才跑了上來。

「退後!」

錢老找來的幾個半步鬼王,微微抬起手指。

氣息稍釋。

劉瑞的侍衛們就都畏之如虎的退了回去。

半步鬼王!

這些全部都是半步鬼王。

劉瑞的狐朋狗友們徹底懵了。

果然……

劉瑞真的踢到了鐵板。

能夠有半步鬼王的侍衛,還不止一位,眼前這青年絕對有着相當深的背景。

「小茄子包,還敢指我?」趙信的腳用力的碾著,實在是看不過去的幾個狐朋狗友硬著頭皮瑟瑟的走了上來,「這位少爺……」

「嗯?!」

一個眼神,劉瑞的幾個狐朋狗友都好似跌入冰窟一般。

「這位少爺,您大人有大量,宰相肚裏能撐船,放劉公子一回吧。」藍袍青年有些緊張的低語。

「你知道我是宰相?」

「啊?」

青年聞言一怔。

「算了,本宰相也懶得跟你們這幫小崽子一般見識。」趙信眉眼一沉,一腳將被踩成麻花臉的劉瑞踹了出去。

幾個狐朋狗友和侍衛趕忙跑過去攙扶,趙信雙手放在口袋橫眉低語。

「我最後說一回。

郭霜和郭雪是我妹妹,要是再敢來騷擾他們。

甭管你們是劉公子還是狗公子。

就算是你們爹來了。

我該揍還是揍,該踩還是踩。」

輕輕抬手,趙信就大搖大擺的往外走。

劉瑞的那些人根本就不敢阻攔。

「你敢不敢說你是誰!」趴在地上的劉瑞大嚷,趙信眯着眼睛歪頭瞥了他一眼打了個手勢,「告訴他。」

「這位是我閻羅王殿信任宰相,趙信!」

半步鬼王侍衛凝聲高喝。

「宰相?!他是咱們閻羅王殿的宰相。」

「這麼年輕的宰相,怪不得這麼狂。如果我能那麼年輕當宰相,我得比他狂一萬倍。」

「原來是宰相,宰相確實不用怕劉瑞那個二世祖啊。」

鬼民們議論紛紛,劉瑞的那些狐朋狗友也都心頭一顫。

閻羅王殿的信任宰相!

這可是一鬼之下,萬萬鬼之上。

哪怕劉瑞他爹是個判官,論級別也不如宰相高啊。

「哼,記住老子剛才說的話。」

趙信神態高傲又威脅了一番,扭了扭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