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未分類

有人競拍?

藍夢琴眉頭頓時皺了起來,那可是一百萬啊,而且她再加價,就是三千兩百萬了。雖然她不差錢,但她不想花太多的錢。

就在藍夢琴準備競價的時候,坐在第一排的唐雨格突然站了起來。不只是她,坐在史萊克專屬區域為數不多的史萊克學員們,一個接一個站起身。

「史萊克,封拍。」唐雨格舉起了手中的號牌。除了她之外,其他史萊克學院的學員們,也都舉起了手中的號牌。

這是什麼意思?藍軒宇六人都有些茫然。

唐雨格回過身,低聲道:「如果有我們史萊克學員志在必得的拍品,參與競拍的史萊克學員們又同心協力,所有人全部同意。在一場拍賣會上,我們有一次封拍的機會。就是說,可以用底價買來拍品,不再加價。這件拍品這麼貴,又是最後幾件之一,正適合封拍。絕了所有人的競拍機會。」

「這樣也行?」藍軒宇目瞪口呆的看着她。

唐雨格道:「這裏的名字是什麼?史萊克拍賣場。史萊克城乃是學院一手建立。這裏本身也是我們學院的一部分,自然會向我們傾斜。」

「所有史萊克參與者都同意封拍嗎?」拍賣師問道。

下一刻,所有史萊克學院的學生都舉起了手中的號碼牌。

「封拍成功,三千萬,成交。請史萊克競拍者選擇參拍對象。」

「我,不答應!」就在所有人以為參與此次拍賣會的史萊克學院的學生們將冰神並蒂蓮封拍的時候,一聲頗為霸道、自信的聲音在整個拍賣場響起。。 只聽遠處傳來了陣陣凄惶的鳥鳴聲。

那些原本在樹林中棲息的飛鳥,倉皇而逃,朝着天邊飛去。

隨後眾人看到了魔物。

魔物約有數十個。

它們的身高比一般大漢要高出許多。但軀體是由無數的肉塊、觸角、觸鬚組成。

魔物長著三頭六臂,說是頭,實則是一個類似頭顱的圓形物體,本該長著五官的地方卻長滿了肉瘤。那些肉瘤在一顆一顆裂開,無數猩紅的瞳孔自其中了鑽了出來,很快佔滿了整個頭顱。

而它的六條手臂,均是又粗又長的觸手,上面全是粘稠的未知液體。六條手臂好像不知該在放在何處,不停地在空中亂舞著。

最讓人驚異的是,這些魔物皆身披破爛的袈裟,脖子之上懸掛着念珠,皆是由骷髏串成。

魔物在空地上圍成一個圓形,隨後呈圓形陣形前進。

一邊前行,一邊念念有詞,如同念經:

「逢佛殺佛,逢祖殺祖,逢親殺親,逢友殺友。」

城牆之上防守的眾人嚇得面如土色。

若是面對野虜,憑藉着地利,或許尚有勇氣一戰,可是面對這些明顯不是人的魔物,一般人自然會心生懼意。

城牆之上,一員白髮銀須的老將軍,大聲疾呼:「切莫慌張!據守,據守!」

「那位老將軍,是何人?」寧橫舟問道。

裴綸此時已經回來,他拱了拱以示尊敬:

「此乃盧承宗,盧老將軍。盧老將軍原本是遼陽督師,他在任期擊退野虜八百里,築起邊城,令野虜無法再侵攏邊境。

但後來遭到曹正淳妒忌,被迫辭官。

如今被皇上數次下詔起用,現在兵部任尚書一職。只是不知為何,卻需要這等大佬親自來坐鎮。」

大佬這詞也是裴綸從寧橫舟那裏學來的。

寧橫舟:「說明情況比我們想像中糟糕。」

城牆之上,眾人各司其職。

盾牌、長槍、弓弩、紅衣大炮、落石、金湯(將糞便煮沸形成的液體),皆準備完畢。

魔物速度極快。很快,到了城前。

「放!」

隨着一聲令下,炮彈嘶吼著射向城下的魔物。

嘭!

炮彈直接將魔物的一條手臂轟殺成渣。

炮彈攻擊,有效!

可見,這些魔物的防禦並沒有想像中強大。

可惜的是,紅衣大炮只有四門,面對數量數十個且移動速度不慢的魔物,顯得火力不足。

而寧橫舟率領的山莊密探,裴綸率領的錦衣衛緹騎則在一旁準備作戰了。

他們再次檢查好手中長刀,腰間短刃,懷中勁弩,準備與魔物短兵相接。

另外準備了一隊手持盾牌,一隊手持長槍的隊伍,用於配合擊殺魔物。

「注意,按照平日的演練,盾牌防好、勁弩襲擾、大刀砍腳、長槍戳倒,大刀斬了。」

護龍山莊的密探個個點頭,顯得並不驚慌。

不過這一點,寧橫舟倒不意外。

他們日常就有防守白石塔的任務,肯定與魔物戰鬥過。

眼前這群平日裏負責錦衣衛內部管理的南鎮撫司的錦衣衛,倒是令寧橫舟意外。

他們臉上的表情,分別是要與魔物同歸於盡的戰鬥決心。

「師父,可不要小看我們啊。平日裏,可都是我們收集野虜情報,刺殺敵軍首領的啊。」

裴綸將煙袋揣起,手提着夾刀棍說道。

他明顯看出了寧橫舟的不可置信。

不過寧橫舟也不點破他,收集野虜情報,刺殺敵軍首領,這些不假,可都是北鎮撫司的職責。

所以他只是笑笑。

「魔物到城下了!」有人喊道,「倒!」

滾石、金湯,開始向城下倒去。

「準備戰鬥!」寧橫舟也喊道,他轉頭看向妙夷說道,「你在此處不要走動。可以幫盧老將軍救助傷員。」

沒想到妙夷卻堅定地搖了搖頭:「我要跟着你。」

寧橫舟無奈:「好吧。」

心中卻在叫着:天啊,這個媚骨被動我暫時不要了,請問能關掉么?

裴綸則抬頭望天,但很明顯,他的腦海中浮現出了一句話:「造孽啊!」

寧橫舟、裴綸在城牆的一側,透過牆垛看着城外的戰鬥,緊張地等待。

那些魔物攀爬城牆極為迅速,而且,六條手臂在攻擊時會化為一條條如蟒蛇一般的觸手,令人防不勝防。

「魔物沖將上來了!」有人預警道。

寧橫舟還沒喊出聲,只聽到一個年邁卻大如洪鐘的聲音,怒吼道:

「兒郎們,隨我衝殺!」

轉頭望去,只見一位鬍鬚雪白的老將怒吼道。

他手持長劍,身先士卒,竟然帶頭衝殺。

正是盧老將軍!

以身作則的力量是無限的。

畢竟,他可是朝廷二品大員,而且年邁如斯,竟如此神勇。

寧橫舟只感覺熱血沸騰,他抽出無痕劍,大喊道:

「草!隨我衝殺!」

直接沖了上去。

眾人齊呼:

「草!」

也一起沖了上去。

可等離近了,才知道普通人面對這些魔物的可怕。

三頭六臂的魔物攀爬上城牆,站立之後,給人的威壓是無法形容的。

要是打個比方,可以想像一下,當馮提莫面對着十幾個三頭六臂的奧尼爾是什麼感覺。

而且它們一邊不知疲倦地攻擊,一邊還要念經一般誦著:

「逢佛殺佛,逢祖殺祖,逢親殺親,逢友殺友。」

「防禦!」

一聲令下,一隊盾牌手,持盾而立。抵擋觸手的攻擊。

隨後,盾牌後面,勁弩齊發。

魔物被迫揮舞着手臂抵擋弩箭。

接着,一隊手持大刀的密探、錦衣衛,就地一滾。開始使用大刀臂砍怪物的腳。

怪物吃痛后倒地或跪倒。

一排排長槍隨即而至。

「斬首!」

眾人一擁而上,開始將魔物一一斬首。

當然,也有意外。

有些魔物明顯實力更強一些,它們速度更快,直接衝進隊列,六條手臂齊齊上陣,頓時造成了不少的傷亡。

寧橫舟此時面對的就是這樣一個魔物。

他心中一怒,體內紅蓮激蕩,雙眼之中紅光一閃,魔物頓時外焦里嫩。

接着,一個身影飛掠而過,刀光一閃,魔物的頭顱高高飛起。

卻是盧承宗。

他本來是為了「幫」寧橫舟的,可當斬首之後的魔物直接轟然倒地,再看到魔物的斷頸之處還冒出青煙。

盧承宗頓時明白,這位長相英俊的護龍山莊密探首領並不需要自己的幫忙。

他抱了抱拳:「小兄弟,好手段。」

一個魔物要數十個訓練有素的士兵組成戰陣,才能戰勝,而且是魔物實力低下的時候。

萬一遇到意外,像寧橫舟這等高手的作用就顯現出來了。

「盧老將軍!」寧橫舟同樣抱拳。

盧承宗頓時更加高興了,他雖貴為兵部尚書,卻不喜別人喚他尚書大人,而是更喜別人叫他將軍。 第1291章

楚琉影覺得,秦臻可能生來就是他的命中劫數,要不他二十年來從未喜歡上誰,怎麼就一心栽倒在她身上了?

你說說,他不喜歡聽什麼,她就愛說什麼。

那刀子咔咔的就插在他的心口上。

「他敢來嗎?還真以為這是四國啊?來了讓他有去無回!」

楚琉影咬牙切齒的說道。

他就盼着他來呢,好將他在四國時候受的侮辱都找回來。

但是吧,等了兩個月他做了那麼多的部署,愣是沒見人來,就今天晚上好不容易抓住一個,還是蕭泓宇……那也就算了,秦臻也出現了,要不是當時看秦臻壓根不知道蕭泓宇也在的樣子,他都要懷疑,這兩人是不是合夥一起來的。

這兩人到底有那麼幾分孽緣。

聽楚琉影嘴裏也沒好話,秦臻不想再跟他說蕭鳳棲的話題,她現在真的是被楚琉影搞的焦頭爛額。

「楚琉影,你坐下來,咱們好好談談。」

秦臻盡量放穩心態,平靜的說道。

楚琉影這個人就有點兒吃軟不吃硬,見秦臻這般這溫和的說話,他也願意聽,便拖了個椅子坐在秦臻面前……

秦臻,「……!」

「你能不能往後一點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