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未分類

牛皮紙攤開,看到裏面的東西,明南汐怔住。

居然是一包藥材。

藥材也便罷了,她隨意翻了翻,竟然是她上次夜探皇宮,卻沒成功拿到手的藥材!

明南汐眼底浮現難得的欣喜,「你怎麼找到的?」

男人眼眸微轉,最後也只是神秘彎唇道:「天機不可泄露。」

明南汐雖然好奇,但也沒有再追問,她將藥包好生收起,語氣也好了不少。

「坐下,我給你把脈。」

變臉的速度之快,讓人咋舌。

不過墨寒燁倒沒說什麼,從善如流的坐到了她對面,明南汐的指尖放到他脈搏上,靜靜感受指尖下細微的變化。

手腕上微涼的觸感傳來,她手指如青蔥般纖細白皙,一舉一動都煞是好看。

很快,明南汐抽回手,神色多了幾分認真,「你體內的異毒似乎有了變化,跟上次不一樣了……」

「哦?」

似乎是擔心墨寒燁不信任她,明南汐趕緊解釋。

「放心吧,對我來說,不成問題。」

「本王信你。」

墨寒燁將袖口放了回去,神色淡淡。

明南汐不動聲色的觀察他,眸子微微眯起,「你那日突然帶着聘禮過來下聘,究竟有什麼目的?」

這個疑惑困擾了她兩天,乾脆也不和墨寒燁繞彎子。

墨寒燁唇畔浮現淺淡笑意,「本王若說,只是想給阿喻一個完整的家呢?」

明南汐嗤笑,「你以為我會信?想糊弄我起碼也要找個好點的借口。」

「不信那也沒辦法,本王的答案只有這個。」

事實上,墨寒燁也不知道自己那天到底為什麼就帶着聘禮來了。

他在玄月國沒有太多東西,臨時也來不及準備,為了那些聘禮,他幾乎掏空了玄月諫的家。

可知道了玄慕白來求親,他還是忍不住那麼做了。

明南汐還要趁機在問兩句,突然有下人急急忙忙的聲音從院子裏傳來。

「大小姐,宮裏來聖旨了,請您速去前院接旨。」

明南汐和墨寒燁對視一眼,皺着眉起身,剛想安撫下明喻,墨寒燁已經把明喻摟在懷裏。

「我會照顧他!」

看着墨寒燁認真的模樣,明南汐猶豫了一下,還是點頭同意,去了前院。

太監帶來的只是一個口諭,意思也很簡單,讓明南汐立刻進宮。

明南汐平淡的應了一聲,也沒問緣由。

她大抵能猜到,除了那天玄慕白和墨寒燁同時求娶的事,不會再有其他事情了。

她隨着帶口諭的太監進宮,沒想到,冤家路窄,竟然會被五公主給攔了下來。

「明南汐,你個賤人,你不要臉!」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而暈倒在地的楊老頭突然一把的站了起來。

可是他看到那可怕的大蟒蛇和兇惡的惡狼的時候又差點嚇得暈過去了。

但是他看到那個巨蟒長著血盆大口對著那幾個小孩子的時候,他就來不及暈了,「孩子們,趕緊跑啊!」

楊老頭大喊了一聲,年老的身體突然爆發出駭人的速度,他一把的衝到了那幾個小孩子的身旁,把那幾個小孩子一把的抱了起來。

吼!

此時,那個巨蟒的身體變的彎了,一下子突然爆發,那個血盆大口就要對著小孩子們一口吃了下去。

楊老頭急得不行,立刻把兩個手指放著在嘴邊的這裡,吹了一聲口哨。

一邊的羊群們聽到了號令,立刻飛快的從四面八方沖了過來。

在大蟒蛇快要咬到這些孩子前,楊老頭的手一包,這幾個小孩子都被楊老頭抱著在懷裡了。

大蟒蛇到嘴的美食一下子就沒有了,立刻變得無比的憤怒了起來了,它們正要對小孩子和楊老頭展開追殺,卻發現已經有上百頭羊圍著它們了。

巨蟒聞到了獵物的味道,開始了嗜殺。

然後那幾個惡狼也朝著羊群沖了過去了。

空氣里充斥著羊群的凄厲的喊聲。

此時,那兩個雙手合適的孔雀國人,冷冷的說道:「你們都吃過人類血肉骨頭的美味,為什麼還會選擇吃這些下賤的牲畜呢?你們也能下嘴嗎?」

巨蟒和老虎好像是能聽懂了這句話,以後立刻就停止了對羊群的廝殺。

它們的眼睛冷冷的盯著正抱著小孩子們奮力奔跑著的楊老頭。

幾個小孩子全部都被楊老頭抱著在懷裡面拚命的跑著,一個個的都嚇得渾身顫抖。

「楊老頭,你的羊兒都被那些蟒蛇和老虎給吃了。」一個小孩大叫道。

楊老頭一邊喘著氣,一邊說道:「吃了就吃了吧,那些小羊羔子被吃了沒事,只要你們幾個小崽子能活著就沒事。」

又有一個小孩子大聲地喊道:「楊老頭,楊老頭,大蟒蛇和惡狼都追著我們過來了,趕緊跑啊。」

其他的小孩子們也都嚇得不行,哭著問道:「楊老頭,那些大蟒蛇和老虎的速度好快啊,你要是跑不過它們可怎麼辦啊?」

楊老頭早就累的不行的了,但還是咬著牙,哼哧吭哧著咬牙切齒道:「別怕,沒事,我楊老頭當年可是當過特種兵的人,武裝五公里,我楊老頭可是整個軍區的第一,現在那記錄估計還沒破呢,我當年外號,汗血寶馬,就是說我跑步和汗血寶馬一樣快。」

說著,楊老頭好像是有找到了什麼力量一樣,整個身體散發出超級強大的力量。

他的整個雙腿像是加了馬達一樣,一下子就在原地消失不見了。

而帶著大蟒蛇好餓狼出現在白村的這三個人,其中一個是東谷家族的東谷浩郎。

而另外那兩個則是孔雀國的羅剎派和神月教的高手。

看到楊老頭消失不見了的蹤影,東谷浩郎有些奇怪的問道:「這個老頭到底是什麼人?怎麼會有這麼驚人的速度?」

神月教的那個人看了一下,不由得眉頭一皺,道:「這個老東西,跑進了目標家了。」

「目標?」東谷浩郎一怔,然後眼神里滿是仇恨,問道:「那就是秋瑾家了!」

……

節目組直播現場。

直播間里的網友們還在一個勁的找著各種各樣的資料來證明華夏獒犬的價值。

幾個金牌檢查官都被徹底的震驚到了。

特別是林晴。

本來她是無論如何也不會相信,一個狗,怎麼能價值上百億的呢?即使是「護住鎮宅之瑞獸」也不可能啊,

畢竟百億是多麼大的一個巨額數字,就是很多上市公司一年的市值可能也不到百億呢。

即使在對多少巨頭來說,少了一百億的公司,可是會意味著整個公司都可能像多米諾骨牌一樣被拉胯的。

可是現在,自己公司的大老闆,萬答集團的王總都已經出價了。

萬答王總,那可是一代房地產開發巨頭啊,站著在整個華夏商圈頂端的大佬之一啊。

每一步都可以說是生死大棋,如履薄冰的才有了今天,而且走的每一步,看的都不是眼前,而是對整個棋局的影響。

看著這個華夏獒犬的這個棋,對整個集團的棋局有很重要的作用啊。

也可以看得出華夏獒犬的具體價值了。

而且還是王總特地親自吩咐二把手要他親自給自己打電話,負責收購華夏獒犬的事情,這更足以證明,華夏獒犬對萬答集團的下一步戰略有很大的作用了。

此事要是在之前的時候,林晴會覺得簡直就是開了國際大玩笑了。

可是現在親身經歷過了,還有自己感受過的那巨大的衝擊和震撼,都在告訴她,這絕對不是開玩笑。

所以,林晴現在也知道到底怎麼回事的了。

商場的你來我往,爾虞我詐,不止是兵不血刃的戰火紛飛,也是有刀槍相見的生死一命。

要是可以把這幾個華夏獒犬都收入囊中的話,完全可以在生死一命的話,穩操勝券啊。

思及此處,林晴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

看著秋瑾的眼神,又一次有了不一樣的味道。

可正在此時的時候,「嘭!」的一聲,院子里的木門突如其來的就被人一腳給踹開了。

只見一個老頭子,抱著幾個小孩子,瘋了一樣地朝著院子的這裡沖了進來了。

此人就是村子里出了名的老羊倌。

秋瑾不解餓問道:「楊爺爺,這到底是怎麼了?出了什麼事了?」楊老頭無比恐慌,著急不已的說道:「小秋,浮生呢,趕緊讓浮生把村子里的男人都叫到一起來,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什麼?浮生他現在也不在家啊?」秋瑾總感覺這個楊老頭是不是腦子是有點不太好的啊,遇到事情總是這麼一驚一乍的。

之前有一次她和葉浮生去河邊洗東西,剛好碰到楊老頭。

誰也沒想到,葉浮生和這個楊老頭也聊的太來了,一聊就是大半天了。

到最後,楊老頭還非要說什麼葉浮生有帝王之質,有君王之像,以後一定不會是普通人。

還說她有母儀天下之姿態,差點沒把她嚇死。 「等等。」顧言月突然看到了她頭上華麗晃眼的首飾,挺住了腳步:「若若你穿得太顯眼了!」

「哈?」秦若若走到鏡子面前一看,頭上的簪子閃閃發光,一顆顆珠子垂落着,確實很顯眼,而且也不方便逃跑,便一股子把頭上的飾品都摘了下來。

「我們還是打扮得丑一些吧,你長得這麼好看,很惹人注意啊!」顧言月說着,意識到美也是一種危險。

「你也是,太美了,就怕走不出青樓,而且那些男人真的好色呀,一雙眼睛看着我色眯眯的,實在是太噁心了!」

接着,兩人便用梳妝台上的化妝品打扮了一番,當然也不能太丑,太惹人注意,總之適當畫丑一點就搞定了。

「好了,一切就緒,我們快跑吧!」顧言月說完,先觀察了下門外,發現竟然沒有人看守,該不會是人手不夠被派去辦事了吧?還能這麼疏忽,連門都不看守的?

不過這也也好,逃跑也變得順利多了。

「沒人,可以走得掉!」顧言月回頭看了一下秦若若,拉着她的手出了房門。

兩個人小心翼翼地跑着,這一層樓比較安靜,又沒什麼人,只能努力不發出聲響來。

可是兩人剛走到樓梯口,正準備下樓,便聽到下面傳來腳步聲,兩個人有些慌,但是也很快鎮定下來,立馬調轉頭,往另一邊去了。

眼下越走越黑,身後也有腳步聲在靠近。

「怎麼辦月月姐,這邊沒有樓梯,沒有路可以走了……」秦若若擔憂地說着,一想到自己被抓住,要被那些油膩大叔糟蹋,心裏都快急哭了。

「別怕,有我在,我們會逃出去的。」顧言月摸了摸她的腦袋,安慰道,而且也仔細分析了一番:「這條路雖然沒有樓梯可以下樓,但是離我們先前那個房間卻是挺遠的,而且這裏的光線很弱,也很黑,一看就是沒什麼人來,我覺得這裏倒是安全一些。」

說着,顧言月推開最後一間房間的門,拉着秦若若的手走了進去。

一進去,裏面便撲鼻而來的便是一股發霉的塵味,而且光線昏暗,看什麼都是一片灰濛濛的。

顧言月輕輕地關上了門,一旁的秦若若緊緊地抓着她的手,聲音帶着些哭腔小聲道:「月月姐,這裏好黑,我有點害怕……」

「不要怕,這裏好像是個雜物間,應該不會有人來,」顧言月摸黑尋路,摸到一處地方,竟然滿滿地都是些灰塵,便道:「這裏好多灰塵啊,一看就是很久沒人來打掃了,躲在這裏應該可以暫時拖延些時間。」

聽到這話,秦若若有些呆住了,問道:「拖延時間?月月姐,你是說有人回來救我們嗎?」

顧言月沉思了一下,自己不見了,宇文染應該會來救她的吧,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她。

「他,應該會來救我的吧……」

秦若若好奇起來:「他?他是誰呀?有很大勢力嗎?很有錢嗎?」

「額,他,他還好吧,不說權勢和金錢的話,我覺得他是個重情重義的人。」顧言月用堅定的眼神說着,可惜實現太黑,秦若若看不見她的眼神。

此時,顧言月和秦若若原先待的那個房間……

「嘿,小美人我來了!」

門被推開,一位鬍子拉碴的男人走了進來,表情很是猥瑣。

「嗯?怎麼沒人?」男人看着空蕩蕩的房間,有些疑惑:「難不成是太害羞藏起來了?」

於是,男人找了床底下,柜子裏,翻看了整個房間都不見人影,有些生氣了,把那老鴇叫了過來,沒好氣道:「人呢?說好的花容月貌小美人?怎麼房子裏空蕩蕩的一個人都沒有?你在逗我玩呢!」

老鴇查看了一下房間,還真是讓那兩個小丫頭給跑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