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未分類

而葉臨天卻很從容地把那隻高跟鞋扔到桌上,假裝糊塗地說:「這是誰的高跟鞋,味道有些大!」

眾人再次尷尬無比!

凌卿語見此情形怒不可遏,她憤恨地看著葉臨天,轉身步子不穩地離開了會議室!

今天,凌卿語可是臉面丟盡,她也沒料到,東方先生竟然對美女不感興趣。

何紅看到這情況,心裡簡直樂開了花!

這個囂張霸道的凌卿語終於有人收拾了,她心裡也狠狠地出了一口惡氣!

而凌文廣不由尷尬地笑了兩聲,他局促不安地說道:「東方先生,真是太對不起了,出了這麼丟臉的事情,都是我沒有教育好自己的女兒。」

葉臨天故作深沉地冷哼一聲,隨後向凌雪薇投去一個鼓勵的目光,他淡然說道:「凌小姐,這次的合作非你莫屬,你要是覺得精力有限,我可以讓團隊配合你。」

凌雪薇本來還想拒絕,可凌浩坤卻直接命令道:「雪薇啊,既然東方先生如此看中你,你就別在推辭了,名聲集團那邊就讓別人處理吧,你就認真專註地負責東方先生這兩個億的項目。」

老爺子發話了,凌雪薇也不能再拒絕,於是就點頭應了下來。

散會!

一行人,神情恭敬地擁護著東方先生離開。

葉臨天剛要上車可,可凌雪薇卻突然想起什麼,她跑上前來緊張地說道:「東方先生,上次的事還沒好好謝您,我想請您吃個飯?」

面具之下的葉臨天,假裝不解地看著凌雪薇,後者急忙說道:「東方先生,你不要多想,我只是出於感謝而已,雖然我沒錢請您到最高級的地方吃飯,但我肯定要找一家最好吃的餐廳……」

「沒問題,時間你自己定吧,這是我的名片。」

葉臨天淡然地笑了笑,把名片交在凌雪薇手中,隨後就上了車。

凌雪薇站公司門前,看著手中那精緻的燙金名片,以看到車隊走遠,心裡的石頭也落了地。

她急忙給葉臨天打了電話,用無比開心的語氣說道:「葉臨天,你知道我今天遇到誰了吧?」

。 她下意識低下頭看了眼自己的手背,發現有一條蛇就在自己旁邊,而她也真的被咬了一口,還出血了。

聽到她的一聲尖叫,在場的人都傻眼了。

導演提醒道:「小周,叫早了,我們還沒開始呢。」

周零抬眸,發現那條寵物蛇還在工作人員的手上。

她愣了一秒鐘,然後低頭看向身邊的那條蛇。

周零立馬站起身,遠離那個地方。

她不哭不鬧的站在一側,伸出自己被咬的手,「那有蛇,它真的咬我了。」

時運聞言,立馬起身跑過來,捏住了她的手背。

看到她的手滲出了血,時運蹙了蹙眉。

「快快快,去把藥箱取來。」導演聽到她真的被蛇咬了,急切的吩咐人去找藥箱。

導演關心則亂的上前,看着周零手背上的傷口,倒吸了一口涼氣,有些納悶:「這地怎麼會有蛇呢?」

其實這個季節最多蛇出沒了,綠樹成蔭的景區自然也是避免不了蛇類的入侵。

周零隻是恰好倒霉給碰上了這檔事。

時運細看了下她的傷口,淡淡地道:「好在這蛇沒有毒。」

不然的話,他的脾氣就要綳不住了。

等工作人員把藥箱拿過來后,時運趕緊替周零處理傷口。

剛好他們身邊就有一台儀器,本來把這段拍成花絮,沒想到一不小心,落入到導演的眼裏時,這貌似比正片精彩多了。

導演檢查了下剛才拍的片子,剛好看到周零剛才被蛇咬的那一幕,被旁邊的機器給拍到了。

雖然有一些穿幫的鏡頭,但是周零的表現卻很自然,也很真實。

導演覺得這片子加工一下,加點慢鏡頭應該可以湊個集數。

時運給周零處理完傷口之後,抬眸看着那那張蒼白的小臉,心疼的道:「被嚇到了吧?」

周零微微掀起眼眸,看了他一眼。

瞥見旁邊還有攝影師在拍他們,周零下意識將自己的手抽回,並且客氣地對時運說了一聲謝謝。

時運:「……」

周零淡淡的收回視線,而後目光落在導演身上,喚了他一聲:「導演,我好了,咱們繼續拍吧。」

上一次她來月事,因身體不適而摔了一跤,已經耽誤了好幾天的拍攝進程。

這好不容易把傷養好,回到劇組拍攝,不小心被蛇咬傷……

雖然都是事出有因,可頻繁的延誤拍攝,周零都覺得不好意思了。

導演聞言,轉過身看向周零,平緩的道:「要不你再休息會兒吧。」

「導演,我真的沒事了。」

導演悄悄地觀察著時運的眼色,瞥見他沒有發表自己的任何意見,他遲疑了一會兒,而後才看向周零,勉強地點了點頭:「那行吧。」

「不過啊,你們先看下劇本,女主被蛇咬,還有男主替女主上藥的那一段咱不拍了。」

周零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似乎沒有聽明白導演的意思:「嗯?」

她好奇的看嚮導演:「為什麼不拍了啊?」

「剛才你被蛇咬的時候我們已經拍下來了,剛好時運在給你上藥的時候,我們也做了一個記錄。」

周零驚愕的眨了下眼睛,「可是我們剛剛沒有說劇本里的台詞。」

導演笑了笑:「這個沒關係,後期可以配音啊。」

她還是頭一次知道,原來拍攝還可以這麼玩,都不用演了。

劇本里寫道,初曉是被毒蛇咬傷,沈司郁替她將毒液吸出,然後才進行包紮好,然而計劃趕不上變化,這一段劇情直接被改了。

接下來初曉昏迷,沈司郁背着她去尋求幫助那一段也做了刪改。

初曉被蛇咬這一劇情,其實是最關鍵。

因為初曉在錄製節目中,出了意外,沈司郁大怒,要求退齣節目錄製,然後帶着初曉回市醫院治療,這事當天就上了熱搜。

這劇情稍微的變動一下,似乎將後面發生的事情也打亂了。

導演將事情給時好給彙報了一下,希望她能儘快將劇情修改好。

時好原本以為這段時間可以趁機休息一陣子,沒想到突然接到導演打來的電話,說周零不小心被蛇咬了。

下一秒,時好鎮定的道:「被蛇咬?這不是我安排的劇情么?」

導演無可奈何的嘆息了一聲:「不是,她真被咬了,而且還不是我們劇組準備的那條蛇……」

時好不悅的皺眉:「怎麼回事?」

「叢林里跑出來的。」

「不是……你們怎麼搞得啊?那麼多人在場,一條蛇你們都發現不了?」

時好的口吻中帶着幾分怨氣,實在是沒有想明白,為什麼周零會被蛇給咬傷了。

雖然在拍戲的過程中,意外是常有的事情,但這件事情上,聽起來多少有點離譜。

導演:「這……」

時好:「周零現在怎麼樣了?」

下一秒,導演的目光落在周零身上,語氣有些不太肯定的道:「好像沒有什麼不良反應,應該沒事吧?」

時好無奈的嘆息了一聲:「那你找我有何事?」

「劇情稍微被打亂了,想找你商量一下,後面怎麼改才能給圓回來?」

時好:「……」

導演大致的將今天的拍攝情況給時好說了一聲,希望她能給出一個好的建議。

時好在腦海里細細地分析了一遍,最後覺得後面其實好像也沒有什麼可拍的。

開始的時候,她將綜藝寫進劇本,是為了促進男女主之間的感情,製造出這些意外都只是為了讓他們有更多的相處機會。

不過時好覺得以現在的拍攝進度來看,劇本的感情線沒有發展起來,沒準時運和周零就先和好了。

時好伸手捏了捏自己的眉心,淡淡地說:「我現在也沒有什麼思路。」

製造一系列的麻煩,讓他們的感情升溫,這哪有那麼容易。

「要不這樣吧,體現一下沈司郁霸道總裁的人設,讓他帶初曉離開節目,導演覺得怎麼樣?」

導演仔細琢磨了一下,最後點了點頭:「我覺得可行。」

「就是讓男主帶着女主離開,去醫院清理傷口。熱搜的事情可以這樣來,因為綜藝拍攝不嚴謹,導致女主受傷,沈司郁要求退出錄製,順便在這時候做個官宣,他們已經和好了。」

。 姜汪依舊愁容道:「正是因為這樣我才害怕啊,慕思白能有這樣的性格,肯定都是身邊的人寵慣出來的。」

「而那又是她哥哥,勢必就在想,自己一直寵愛的妹妹,怎麼能被人欺負呢!」

莎莉·喬卻不以為然地搖頭,「我感覺不會是,你看,思白在看她哥哥時的眼神帶有一絲敬畏。」

要是真像姜汪所說的,慕子言平常對慕思白都是寵愛,就不會出現有這樣的眼神了。

姜汪順着看了一眼,發現真是如此,內心的不安頓鬆了好幾分。

他語氣輕緩地開口:「不是就好,不然到時回去真不知道要拿什麼跟慕家抗衡了。」

雖說自己回去那時,應該會有一大筆錢了,可慕家能有如此大的家業,靠的不單是錢,更重要的還是有權勢在穩固。

莎莉·喬有些驚訝,困惑地說道:「你為什麼不想繼續待在這裏?這邊吃住不愁,更重要的是一切都由你說了算,另外還有那麼多美女陪着,為什麼想回去?」

姜汪在心裏思考了一番,語重心長地回道:「吃住不愁又有美女作伴,這應該是大部分男人都夢想追求的生活了。說句心裏話,我的確很喜歡也想繼續享受這樣的生活,但我卻不能一直留在這裏,哪怕是你們願意陪我一起留下。」

「啊,這又是因為什麼?」

姜汪對上莎莉·喬迷惑的眼睛,淡笑道:「因為我本就不屬於這裏啊,回到現代生活裏邊,那裏有我的家人。」

雖然這邊的生活條件是很誘人,可他心裏還是嚮往的是現代安寧的生活。

不像現在這樣,不光要擔心其他人的掠奪槍殺,還要時刻注意提防著野外叢林的危險。

莎莉·喬感到有些奇怪,她原以為他是會樂意在此處一直生活下去的,沒想到居然也想着回去。

她試探性地問道:「那我怎麼不見你找尋過通行證的身影呢?」

姜汪聞言有些呆住,心想着他就是找見了通行證,也不敢貿然公之於眾啊!

畢竟這第一名的天價獎金可是相當誘人的,雖說兩人一塊有了關係,但他也不以此來保證莎莉·喬對自己是有足夠的真心在。

先前已經吃過一回女人的虧了,這次他也自然保有一定的戒心。

考慮再三后,他才說道:「這不是先急着適應野外生活嗎,都沒什麼時間和精力去找東西了。」

莎莉·喬看着他猶豫的模樣,便也知道話里沒幾分真意,卻不能就此揭穿了。

她順話說道:「你說的也對,畢竟在野外生存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哪裏還有什麼多餘的心力再找東西了。」

姜汪聽后以為是信了自己說的話,便就跟着點點頭。

而咕朵在這時有了過來,微笑道:「你們兩個在這邊,偷聊些什麼呢?」

姜汪跟莎莉·喬不約而同地看向對方,她率先開口道:「我們也沒說什麼,就是閑聊兩句罷了。」

咕朵見姜汪也點頭附應,有些不太開心地追問道:「既然就是閑聊,那為什麼不能告訴我聽呢?還是說,你們兩有一個共同不能說的秘密嗎?」

秘密?

姜汪對她所表達出來的形容詞感到驚訝,問過後才知道是跟冷絲絲那邊學來的。

莎莉·喬輕聲解釋道:「它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我們真是在閑聊,就是說一些生活瑣事而已。」

咕朵來回看了兩人,淡聲道:「好,那就這樣吧。」

她回頭看了一眼,小聲繼續地開口:「我過來是想告訴你們,肖默那邊不願意跟這新來的兩人一起,讓你來做下決定?」

姜汪不禁皺眉,「這是什麼意思?要我做什麼決定?」

咕朵輕低聲道:「沒明白嗎?就是肖默他們不要跟你們新救回來的兩人待一塊,二選一啊。」

姜汪聞言當即回道:「什麼二選一,我怎麼可能會因為這素未謀面的兩人,當然是站肖默這邊了。不過……他有沒有說起,是什麼原因啊?」

這話的後面,他還是沒忍住八卦地問了一句。

咕朵搖搖頭,「不知道,他也沒說,只是看起來太友好還有些火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