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未分類

自身強大的感知力,讓劉闖發覺有什麼東西在迅速靠近。

掠奪者!

又是掠奪者!

他們循著同類血液的味道來到了這裡。

一頭,兩頭,三頭,四頭,五頭!

整整五頭成年掠奪者。

它們龐大的身軀從天而降,從四面八方將劉闖包圍了起來。

「該死,這些畜生都殺不絕的嗎?」

看著四周步步緊逼的怪物們,劉闖的心情可謂是差到了極點。

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如果一直這樣下去,那可就沒完沒了了。

轟隆!!

就在這時,一道閃電從天上劃過,照亮了昏暗的天地。

劉闖明顯感覺到周圍的空氣漸漸變得濕潤了起來。

沒過多久,天空中開始漸漸下起了酸雨。

在雨水的浸潤之下,掠奪者們嗜血的慾望似乎再度被激發,紛紛仰天嘶吼起來。

「這些畜生,當真要和我決戰到天亮嗎?」

劉闖撇了一眼還在進食中的小掠奪者,心中靈機一動,當即動身朝著庇護所的方向跑去。

「咔咔咔!」

眼看面前的人類想要逃跑,在場的五頭掠奪者立刻追了上去。

它們有的飛在半空,有的在泥濘的地面狂奔,似乎不想給劉闖半點躲藏的機會。

然而事實證明,劉闖也並沒有想要躲藏的想法。

他一路狂奔到庇護所,一個箭步跳到了木屋頂上。

而身後那些龐大的身軀,也已經降落到他四周的地面上。

「給我死吧!」

劉闖的目光逐漸冰冷起來。

心念一動之間,庇護所四周的土壤開始劇烈翻滾。

各種種類的豌豆射手一株接著一株,拔地而起。

不等掠奪者們作出反應,綠色的豌豆炮彈便已從四面八方飆射而來。

劉闖的嘴角漸漸揚起一絲弧度。

包圍與反包圍!

掠奪者包圍了劉闖,而豌豆射手又包圍了掠奪者。

儘管這些成年掠奪者的身體足夠強悍,但這個地方,可是有著近百株豌豆射手的火力!

所以究竟孰強孰弱,這一點已然毋庸置疑。

。 巫靈娃娃身後的白條,迅速分散,一散十,十散百。

極細極細的白線,一根根砸在魘兗的幽界上,數十萬根白線,在幽界上就像是星星點點,每一根白線的盡頭,都是一個凹陷的小圓圈。

白線,刺不入幽界。

「嘎嘎嘎~魘兗,你躲不掉的,接受我的控制,享受真正的人生!」巫靈娃娃怪笑,十萬纖絲崩的很直。

「幽刃!」聲音自十萬纖絲傳遞給巫靈娃娃,其餘人並未聽見。

「幽刃?巫靈娃娃疑惑,下一秒,數萬纖絲崩斷,巫靈娃娃看着右手,一道很小的傷口,幽力伴隨着刀意,遏制着自身的恢復。

巫靈娃娃瞳孔驟縮,「看不見的攻擊!」

「你不是人?」魘兗疑惑,自己的幽刃,功亦無形無影,無法探清,再加上以身融界,與幽界融合。

除非刻意防備,否則必中,巫靈娃娃就是吃了這個虧,但幽刃的攻擊力並不低,加上幽力的特殊性,魘兗驚訝的是巫靈娃娃才受了輕傷。

「嘎嘎嘎~泣血聖決!身化霸體,舉世無雙!」巫靈娃娃狂笑,內斂的氣息不再隱藏。

陸衍和臧斗都為之側目,純粹的肉身力量,令虛空產生了波動,好強的體修。

巫靈娃娃纖絲再射,十萬纖絲牢牢抓住幽界。

巫靈娃娃瞬間而至,一拳一拳轟擊。

幽界的外壁,猶如平面湖水一般,持續盪起波紋,巫靈娃娃每打一拳,都令幽界橫移一米多。

整個幽界,被一個人影響,被一拳拳打退。

誰能想到呢?

看起骨瘦如柴,來弱不禁風的巫靈娃娃,體魄的純粹程度,已經達到極點。

古劍,血人和無面都慚愧,本來四人都是一起修鍊泣血聖決的,甚至巫靈娃娃的修鍊速度太慢,他們三個偶爾都是等著巫靈娃娃跟上進度,才開始下一階段的修鍊。

巫靈娃娃沒有放棄,骨瘦如柴,原本他天上的體質就不夠優勢,他們三個對他的照顧,更是堅定了巫靈娃娃修成泣血聖決的決心。

以至於越往後修鍊越難越慢的時候,巫靈娃娃瘋了一般,不斷對自己更苛刻,更努力。

大成之前,修鍊泣血聖決之人,必得無畏無懼,視生死為無物,三人都不夠冒險嘗試。

修鍊就有可能失敗,既然有失敗的可能,無面,古劍和血人三人便更加小心,遲遲不敢踏出這一步。

走到祖境的這個位置,誰不是歷盡艱辛,誰不是惜命如金。

但巫靈娃娃義無反顧的選擇了,他不是不怕死,他是怕被人看不起,被人可憐,被人嫌棄。

巫靈娃娃的堅持,令那位大人都驚愕,天賦可能決定了下限,但努力,決定了上限。

最終章三人意外的眼神下,巫靈娃娃,修成泣血聖決,極致的肉身之力。

只憑藉肉身,可擋祖境!

魘兗沒有震撼,幽刃持續斬去,一根根纖絲崩斷,一道道傷口出現。

巫靈娃娃渾身染血,單手劃過,所有殘存抑制傷口恢復的幽力被攥在掌心。

傷口迅速恢復,血液迅速迴流,傷口彷彿不曾存在。

魘兗沒有繼續攻擊,幽界收縮,幽力包裹纖絲,試探斬斷,十萬纖絲,在擾亂幽力。

一根根纖絲如斷弦崩彈,魘兗沒有繼續攻擊,巫靈娃娃的怪笑攝人心魂,是另一種控制手段。

「嘎嘎嘎,我到要看看,你能擋住幾種!」巫靈娃娃收回斷根的十萬纖絲,爪如精鋼,身影空閃,瞬至幽界之前。

「狂轟亂爪!」巫靈娃娃邪笑,揮舞雙手,一瞬間,幽界上出現無數爪痕。

如果說幽界是一塊肉,那麼此刻這塊肉皮已經糜爛,細碎的幽力如無主之物,漂浮在星空。

魘兗毫無動靜,任憑巫靈娃娃的利爪亂刮,星空的細碎幽力越來越多,但半透明的幽界卻越來越凝實。

「嘎嘎嘎!魘兗,怕了?當起縮頭烏龜了?嘎嘎嘎嘎!!」巫靈娃娃神色瘋狂,似乎抓碎的不是幽界,是鮮血。

幽界被撕開的口子越來越大,流散的幽力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幽力漂浮,被阻斷的纖絲殘根存留,此刻已經全部被抓碎,飄離星空。

「幽界,收!」包涵纖絲殘根的幽力互相融合,纖絲殘根交織。

剩餘的幽力組合成一張巨網,從巫靈娃娃背後包攬。

「你是不是覺得你蠢,我就應該跟你一樣蠢是嗎?啊?」巫靈娃娃大喝,身後十萬纖絲再現,連接每一個網的接點。

一轉,幽力所化的巨網,反手包在幽界之上,幽界之上,幽網,越勒越緊。

「撼天錘!」巫靈娃娃不知道從哪拿出一個十幾米大的巨錘,藍白色的錘身與紅色的柄很不搭。

巫靈娃娃掄了一個滿月,巨錘重重的咋在幽界上,

幽界對端,魘兗被震出,像是被巨力撞翻了一般。

「嘎嘎嘎,幽界並非完全透明,所展現出來的半透明,只不過你想讓人看到的半透明,如是透明,如何隱藏!」

「你,即為幽界!」巫靈娃娃肩扛大鎚,自信。

事實上,巫靈娃娃分析的完全正確,魘兗確實可以做到以身融界,身化幽界。

半透明的幽界,也並非真正的半透明。

「你是聰明人,巫靈,但,你真的很呆!」魘兗嘴角滴血,受傷不輕,但,自己不受傷,巫靈娃娃如何中計呢?

那些包涵十萬纖絲的殘根,在巫靈娃娃的攻擊中分離幽界,但還是粘連着些許幽力。

此時,那十萬纖絲殘根,包成了一個巨大的球形,巫靈娃娃所在的位置,剛好在這顆球的正中心。

「十萬殘根即使被我斬斷,你也還是能感應和控制!」魘兗大步走上前,自信,得意。

「所以你給了我幽力試圖屏蔽,排斥殘根的假象?實際上,是完全乾擾!」巫靈娃娃反應過來,怪不得魘兗在幽界內毫無作為,甚至挨了自己一擊撼天錘。

「啪啪啪~」

魘兗鼓掌,「和聰明人說話,真的很輕鬆!」

「嘎嘎!可你忘了,即使是殘根,也是我的東西!你很聰明,可是太大意了,你……」

「應該摧毀我的殘根的,嘎嘎嘎嘎!!」巫靈娃娃大笑。

「唉:-(:-(」

魘兗無奈,巫靈娃娃這種聰明人,如果太聰明,就容易自大,巫靈所想的,他,何嘗沒想過呢!

幽力包裹的十萬纖絲殘根,消失。

「吸收!同化!!」巫靈娃娃眯眼,大意了,自己太大意了。

七賢,七位賢境,也相當於七位祖境,能有資格參與此等戰場,怎麼可能被自己這麼輕易擊敗。

相當於陸衍硬撼血人的一套血神八掌,怎麼可能直接落敗!

自己,聰明反被聰明誤! 回到房間的夜長眠兩個人坐在了一邊,林微溪打開電視,夜長眠還是坐在窗邊喝著奶茶。

「你怎麼還看著窗外啊?窗外有什麼好看的?」林微溪有些不解道。

「就是看一眼而已,等一個落日,我發現我好久沒有靜下心來看過落日了。」夜長眠歪著腦袋看著天。

天空之上的顏色略微濃厚了些,天邊的白雲被染了橙邊,在天空之上擺著一副陣圖沒有可沒一會兒就被吹散了。

來也匆匆去也匆匆,燦爛一時間,消失彩雲間,藍天的天空雲似乎多了起來。

望著窗外,夜長眠靜下心來看了整整一個小時,沒有被林微溪打擾,沒有被電視聲音吸引安靜的呆了一個小時。

夜長眠十分滿足地笑了一下,這窗外的天氣真好,挺適合去打個球。

只是難料那鸚鵡的出現,本來是想叫他們幾個人出來的,但還是放棄了。

「誰的腳步近了,誰的腳步遠了。」放在一邊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夜長眠轉身拿起手機回應,「喂,怎麼了,金宇?」

「這不是你說要讓我們看你解決那怪鳥的嗎?我們已經在防空洞門口了,你打算什麼時候去解決那怪鳥啊?」電話那頭的銘金宇問道。

聽到銘金宇這話夜長眠不禁一笑,還以為什麼事情原來就為了這事。

「這不是來沒來嘛,你們都過來就好,就隔壁心語賓館過來過來,305我在這裡等你們。」夜長眠呼應道。

「那我們過來了。」銘金宇掛斷了電話。

夜長眠回頭看著林微溪,「你也應該聽到了吧,他們幾個人要過來了,就等著我解決那隻鸚鵡。」

「還有半小時那鸚鵡才過來其實不用著急的。」林微溪拿著遙控器換台道。

「他們那幾個人都是急性子,特別是白毅翔,這人腦子不太正常肯定是他提議的。」夜長眠猜測道。

「你就這麼說你兄弟的嗎?」林微溪右手半掩著嘴笑道。

「自家兄弟哪有什麼說不得,我們關係好著呢,就是罵也不會有什麼回應。」夜長眠揮手笑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