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未分類

葉師弟一向勤勉,許久沒出現在了演武台晨練了。

而離傾長老更是下了道死令,禁止任何人踏足落九天,若有違者扔去寒煉池受刑。

如此重罰之下,總有不要命的。

比如程家小少爺,程漠。

程漠一向膽大,越是神神秘秘,他便越好奇,生怕落九天出了什麼事。

雖然也畏懼離傾長老得很,想來想去,還是擔憂,想去落九天看看離傾和葉湛在落九天到底在搞什麼。

加之,被幾個同輩師兄弟起鬨一激,當即拍板,頗是豪言壯語地宣佈,要夜探落九天。

牛逼吹出去的那一刻,想着離傾長老的萬般可怖,程漠就有些後悔,但是近些日子,因為孟子堂之事,他多少察覺到一些冷待和疏離。

此刻放出去的大話,再不能兌現,不知道要被這群師兄弟怎麼低瞧了去。

程漠一向把面子看得比命還重要。

於是當夜,趁著風朗氣清,他在一眾弟子的慫恿下,戰戰兢兢去了落九天。

他不敢御劍,便爬山而上。

他以為落九天多少會設有些障礙,一路都萬分小心,卻奇異地暢通無阻,不由愈加謹慎,走一步都恨不得退三步才好。

磨磨唧唧行至半途,就見落九天冒出隱隱火光,隨後又聽見了凄厲的慘叫聲。

程漠當時就嚇得雙股顫顫,但最終好奇心還是戰勝了恐懼,拖着發軟的雙腿,繼續往上攀爬。

平日裏一刻鐘便可到落九天山頂,他足足走過一個時辰。

朗月高懸,落九天裏燈火通明。

他潛在草叢裏,透過虛掩的柵欄院門,朝里看去。

院中燈火有些迷眼,他看得模模糊糊,有些不真切。

只看到離傾長老揮着長鞭而立,她面前聳立着個木頭架子,上面困在個人。

看身形,像是葉湛。

程漠聯想起方才半途聽到的慘叫,頓時一怔。

難道離傾長老在懲罰葉湛。

如此想着,只見離傾又揚起手中的鞭繩,對着木架上的葉湛狠狠一抽。

顯然痛極了,一聲刺耳扭曲的怒罵響起。

「離傾!老子艹你媽!」

程漠冷汗狂飈:「……」

葉湛這小子,如今這麼狂妄的嗎!!!!

。 阿克塞爾的放牧場附近,入冬寒風吹進花紋鐵門內,將一座西歐風格的別墅,拉入冰冷雪花世界。

晶瑩剔透花片,紛紛落在鐘樓的白色頭頂,蒙上了一層白皚皚,所有人開始為入冬做準備。

即使勤勞的冒險者,也躲在布滿暖氣的房屋,享受與外界迥乎不同空氣。

天氣就這樣變化無常,昨天還陽光明媚,今日卻下起了小雪。

千尋坐在藤木椅上,左手隨意抵住下巴,右手擺弄櫸木桌的紅色珠子。

珠子圓潤深紅,那耀眼的色澤,就算在夜晚下也熠熠生輝。

道具:紅魂珠

功能:阿內斯的寶庫鑰匙(1/2)

介紹:埋藏在洛之陸極淵之海的寶庫,傳聞也是失落王國塞迪亞的遺址。

「這個洛之陸是什麼?」

「宿主可以理解為一座超級大陸。」系統平靜解釋:「而極淵之海便在洛之陸的北域。」

「意思就是說,我可以過去咯?」千尋捏緊寶庫鑰匙。

「是的,但為了宿主安全考慮,需要探索完三個副本世界,才可以滿足進入條件。」

「這麼厲害?」

「當然。」

「那我不去了。」

千尋態度乾脆利落,毫不猶豫拒絕。

這讓系統停頓幾秒,冰冷的聲音緩緩響起:「一切全憑宿主意願。」

隨即,便逐漸沉靜下來,無論千尋如何叫喚,它都不再說話。

「算了,先暫時不管,等以後有時間再研究。」

桌面金色漣漪一動,紅魂珠被虛空吞沒,他起身朝客廳走去。

「這才是生活啊!」

客廳內。

阿庫婭慵懶躺在柔軟沙發,旁邊鐵柵欄的木柴上,溫暖火焰搖曳。

她輕抿了小口燒酒,將有零食果盤的推車,用手拉了過來。

而和真則坐在小木凳上,開心翻弄著冒險者卡片,顯然學習了新的技能。

「下雪了呀…」

天空雪花飄落,院子青翠草坪上,漸漸塗了一層白漆。

站在屋內的惠惠,小心哈氣在窗戶,強烈溫差讓玻璃蒙上白霧。

只有達克妮斯無所事事,用毛巾擦拭從未擊中目標的騎士劍。

充滿了和諧美好的景象,今天冒險小隊在家裡冒險。

「原來大家都在。」千尋從樓梯走下來。

「怪物們都藏起來了,任務欄也一整天都沒更新,只能呆在家裡。」

惠惠將白霧擦乾,腦子想著今天的爆裂魔法,該朝哪個地方打。

「千尋大哥,能不能陪我實驗一下,我最新學習的新技能。」

和真興奮大叫,舉起手中的卡片。

「沒問題,不過是什麼技能?」

「偷竊!」他一臉自信地說:「我覺得這技能很適合,畢竟我的幸運值可是很高的!」

佐藤和真確實沒說錯,其他數值都普普通通,但唯獨幸運高到離譜。

「哦,你想偷我什麼東西?」

千尋來了興趣,雙手交叉抱胸,似笑非笑地說。

他打量對方几眼,看見那細腰旁掛的偽裝錢袋,立刻下定了決心。

「我要偷這個!」

「那就來吧。」

和真呼出一口氣,注視著千尋絕美容顏,伸出鬼畜般的手掌。

這還是他第一次用!

然而,就當他準備發動偷竊技能時,一道門鈴聲忽然響起。

眾人停下手中動作,達克妮斯打開了門。

「不好意思,打擾到你們了。」

門外,維玆彎腰問候,幾片雪花從她髮絲間滑落。

玄關處的風鈴,被寒風吹舞,夾雜著冬雪的聲音,紅色地毯多出一雙鞋子。

維玆坐在椅子上,手捧一杯暖茶,慢慢解釋道:

「事情就是這樣的,在貝爾迪亞被消滅沒多久,漢斯便找到我。」

兩天前,他們在森林消滅了魔王幹部,而當時漢斯就在附近,如果不是溜得快,或許會撞上也說不定。

「漢斯想拜託我,提供阿庫婭大人的資料信息,因為他可以肯定,貝爾迪亞就是被一名大司祭凈化的。」

「明明千尋才是主謀嘛!」阿庫婭嘟嘴有些不滿。

「你答應啦?」

「整座阿克塞爾只有一個大司祭。」

「系統任務發布,擊殺兩名魔王軍幹部,獎勵「幹部棋子」一枚。」

系統任務如約而至,千尋不動聲色繼續追問:

「那個漢斯厲害嗎?」

「漢斯是異變的劇毒史萊姆,魔防不僅高,還免疫物理攻擊……」

維玆看了一眼千尋,小聲嘀咕地說:「千尋先生如果對上,恐怖會吃大虧。」

「那就該本女神登場了!」

「他還豢養了一條巨龍。」

「千尋怎麼辦,我們要完了!」

阿庫婭害怕攥緊對方衣袖,前後反差變化相當之大。

「確實有點麻煩……」

千尋一把扯回袖子,似乎在思考對策,而維玆卻再次爆出重料。

「並且得到消息,同幹部級的地獄公爵巴尼爾,這次也要來阿克塞爾。」

「如果說,漢斯只是棘手的話,那巴尼爾先生就是災難,因為沒人可以真正消滅他!」

維玆擔憂介紹,對方在所有幹部里,算最神秘的存在。

「這麼變態?」

和真震驚張大嘴巴。

「弱小又好色的男人啊,在背後如此議論別人,可是一件很不禮貌的事。」

「誰?!」

千尋眼神一凝,快速起身,不斷掃視客廳各角,卻未發現任何異樣。

「哦,這位好看又腹黑的先生,我好像在你身上,發現了不一樣的東西。」

這次,眾人終於聽清楚聲源方向,立刻死死注視著維玆。

「不……不是我。」

後者膽怯後退幾步,一張黑白面具從魔法帽掉了下來。

「是我!」

黃色泥土宛如沙暴,迅速在屋內凝聚,巴尼爾身影慢慢浮現。

白色手套摩挲下巴,他饒有興趣打量著千尋。

淡淡的邪惡氣息,遊盪在客廳內,猶如雕像筆直站立原地。

千尋內心警鐘長鳴,這名為巴尼爾的惡魔,帶給他的威脅程度,比勇次郎還要強大!

「巴尼爾先生?!」

維玆捂住嘴唇,不由失聲一叫。

「出賣貝爾迪亞的笨女人,謝謝你帶我來到這裡,現在請退到一邊。」

巴尼爾並未在意千尋的敵意,很快將目光從他移開,然後定格在阿庫婭身上。

蔚藍的大海在眼瞳跳動,他好像發現什麼秘密。

「原來如此,怪不得貝爾迪亞會輸,原來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